我爱读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一剑独尊 > 正文 剑中仙 第一千两百四十八章:神照镜!
    金刚佛体!

    这是一门佛家的一门肉身修炼之法,以佛法淬力肉身,是一种别具风格的肉身修炼方式。

    这时,住持的声音突然自叶玄脑中响起:“叶公子,金刚之法、无心相心、非心心,不取六尘万法,无可摧毁。因此性无可毁坏,性如金刚,即使集于百万亿神之力亦无法毁坏它。所以,这金刚佛体又称指为“金刚心”,意指坚固无比,能破心中迷障,见知真我。除此之外,金刚佛体之人,无因无果,死后不坠轮回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,叶玄看向住持,“无因无果?不坠轮回?”

    住持点头,“是的!金刚之心,无敌!”

    叶玄神色有些古怪,无敌!

    能破自己身上的因果吗?

    叶玄摇头。

    他看着有点悬。

    这时,住持又道:“叶公子,这金刚佛体,在我古寺的记载之中,仅次于极乐之界的万佛不灭体,你若修炼成金刚之身,即使是我怕也是难以伤你了!”

    闻言,叶玄神色动容,“如此之强?”

    住持摇头,“原本没有这么强的,但是,叶公子不同!因为叶公子本身的肉身极其强大,而且,叶公子的肉身还极其的特殊,拥有各种体质,加上这金刚之身,可以说,叶公子本身的肉身会达到一个非常恐怖的程度,这个程度,我也无法估计,反正,肯定极强。”

    叶玄笑道:“我很期待!”

    住持微微一笑,“叶公子不会失望的!叶公子,现在你可以运行金刚佛体心法,让护法在你体内运转周天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双手合十,很快,越来越多的佛法之力涌入叶玄体内。

    叶玄双眼缓缓闭了起来,那金刚佛体心法已经在他脑中,他也不是特别懂,反正照着做就是了。

    很快,叶玄身体突然间颤动起来,与此同时,一道金光笼罩住整个演武堂。

    金光之中,住持不断用自己的佛法替叶玄猝练肉身,而叶玄的肉身在这一刻也在慢慢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联合殿。

    文昭若突然自殿内走出,然后她来到了天道所在的那座小亭子。

    文昭若看着六维天道,“他在古寺!”

    六维天道点头,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文昭若沉声道:“古寺与他联手了!”

    六维天道笑道:“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文昭若看着六维天道,“我们现在该如何?”

    六维天道轻声道:“等!”

    文昭若眉头微皱,“你的意思是,事情还没有结束?”

    六维天道摇头,“才刚刚开始!”

    说着,她转头看向天际,眼中有着一丝担忧,“我不担心道界,也不担心古寺,我担心那个女人!”

    文昭若问,“素裙女子?”

    六维天道轻声道:“幕念念!”

    文昭若眉头微皱,“五维天道?”

    六维天道点头,“我不知道她真正的意图是什么.......”

    文昭若沉声道:“你很忌惮她?”

    六维天道看向文昭若,“她给你们的感觉是什么?”

    文昭若犹豫了下,然后道:“没有存在感!”

    没有存在感!

    六维天道摇头一笑,“这就是她恐怖之处!”

    文昭若沉声道:“我觉得,现在叶玄与道界对我们的威胁最大!”

    六维天道笑道:“你错了!第一,叶玄不用担心,此人心性不恶,我们六维不去害五维,他就不会与我们为敌!至于这道界,我觉得,他们没有那么容易得到道经的。这事,现在都还很复杂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看向文昭若,“别小看幕念念。”

    文昭若点头,“好!”

    六维天道轻声道:“希望一切尽快过去!”

    文昭若看了一眼六维天道,心中苦笑,她是知道六维天道性格的,无欲无争,只想和平。

    可惜,很难!

    ...

    道界。

    此时的道界,也很乱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寻找教宗,特别是姜禹等人,疯了一样追寻教宗!

    而神廷也已经散了!

    教宗抛弃神廷逃走,这让得神廷那些强者心灰意冷,当然,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觉得现在的神廷很危险!

    谁敢保证姜禹等人不来灭了神廷?

    所有人都没有想到,曾经那么强大的神廷一夜间就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某处星空深处,教宗一路疯逃,他虽然打不过姜禹等人,但是,他如果一直逃的话,姜禹等人还真拿他没办法!

    毕竟,他是一位遁一极境强者!

    星空之中,教宗脸色无比难看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被人阴了!

    但是,他不知道自己被谁阴了!

    其实,他这段时间也是非常恐慌的。因为对方能够无声无息将他移走,这实力得多恐怖?

    整个道界,他想不出一个人有如此实力!

    道界有人能够打的过他,但是,没有人能够无声无息将他移走。

    究竟是谁?

    教宗这几天来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!

    叶玄?

    他有怀疑过叶玄,但是,他很快自己否定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叶玄虽然妖孽,但还是没有这个实力的。

    不是叶玄的话,那又是谁?

    就在这时,教宗身后的星空突然颤动起来,教宗脸色一变,直接消失在星空深处。

    教宗刚消失没多久,姜禹等人便是出现在场中,足足四十位遁一境强者!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阵容非常逆天了!

    见到教宗再次消失,姜禹等人脸色狰狞的可怕,他突然转头,“诸位,我们不能停下,一旦停下,此人极有可能打开书屋,获得道经,若是让他突破至遁一之上,我等皆要死!给我追!砍死他!”

    说完,他直接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其余的那些遁一境强者也是连忙跟着冲了出去!

    ...

    神廷。

    此时的神廷,人已经逃的差不多,非常冷清。

    这一日,一名女子来到了神廷之中。

    来人,正是幕念念。

    幕念念左右手各提着一条烤好的鱼,她慢悠悠走着,很惬意。

    不一会,幕念念来到神廷的神堂,这里原本是神廷的禁地,因为这里葬着许多神廷曾经的先辈强者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,这里任何人都能进来!

    神堂内摆放着许多灵牌,足足有上百之多。

    幕念念打量了一眼四周,最后,她目光落在了那最高的一块灵牌之上。

    寂天骄!

    神廷第一代神主。

    幕念念把烤鱼收了起来,她并指一点,那快灵牌突然间剧烈颤动起来,就在这时,一股强大的气息突然自灵牌内震荡而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那股强大气息直接朝着幕念念席卷而去!

    幕念念右手轻轻朝前一压,那股气息又直接被镇压了回去!

    这时,一道人影自那灵牌之中浮现!

    那道人影刚要出来,幕念念右手突然再次轻轻一压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股强大力量覆盖住那灵牌,那道人影直接被镇压在灵牌内!

    那道人影,正是寂天骄。

    寂天骄看着幕念念,“你不是人!”

    幕念念笑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寂天骄沉声道:“阁下何意?”

    幕念念轻笑道:“如果我没猜错,神廷至宝神照镜在你手中,对吗?”寂天骄双眼微眯,“阁下是为那物而来?”

    幕念念点头,“此物还是不能落入别人手中,不然,对他威胁有点大。”

    寂天骄沉声道:“我神廷与阁下可是有什么不可调节的恩怨?”

    幕念念笑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寂天骄看了一眼四周,很快,他眉头皱了起来,“无人?”

    幕念念耸了耸肩,“你身体现任教宗为了道经,抛弃了神廷众人,所以,神廷众人都逃了!”

    寂天骄看着幕念念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他眼中是凝重的!

    别说他现在只是一缕分魂,就算是本尊在此都不一定奈何得了眼前这女子。

    幕念念突然道:“阁下,我与你无冤无仇,也不想断你传承,这样如何,我为你寻一位神廷传人,让他继承你的传承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寂天骄轻声道:“阁下这是强买强卖吗?”

    幕念念笑道:“是的。如果你拒绝,也没有关系,反正对他而言,拥有你神廷,也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。”

    寂天骄沉声道:“对方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幕念念指了指自己,“我选的人!”

    寂天骄看向幕念念,“你的传承者?”

    幕念念笑道:“算是吧!怎么样,你有没有想法?若是有,我可以擅自做主,让他成为你神廷传承者,让你神廷得以继续延续下去。”

    寂天骄看着幕念念,“我若是拒绝呢?”

    幕念念嘴角微掀,她打了一个响指,“弹指间,神廷灰飞烟灭!”

    弹指间!

    寂天骄沉默。

    他知道,眼前这个女人没有说谎。

    现在的神廷,确实挡不住眼前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这时,幕念念笑道:“想好了吗?”

    寂天骄看向幕念念,“我没办法拒绝,对吗?”

    幕念念笑道:“恕我直言,他传承你神廷传承,那是你神廷的荣幸,真的。”

    寂天骄沉默。

    这时,幕念念突然摇头,“你太墨迹!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右手轻轻一握,刹那间,那块灵牌直接虚幻起来,而灵牌内的寂天骄也在这一刻变得更虚幻起来!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寂天骄连忙道:“也许可以商量一下......”

    ....

    ps:唠个嗑,不喜直接略过。

    这些年写书,虽然没有大火特火,但也足够生活,有了自己的家,虽然还没有车,但是两个轮子的还是有个的。总的来说,还算过得去。

    感谢所有支持过我的书友,你们一张月票,一个订阅对我来说都是很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更新问题,其实就是我的现实问题,有了家后真的不一样了!单身时,可以天天码字,而且,那个时候,我还年轻,十八九岁,有父母替我扛着,我可以无忧无虑码字。但是后面,你们知道的,我变成了家里的顶梁柱,还有了自己的家庭,我弟弟还在读初中,弟弟一切都是我在负责,这是我的责任。特别是结婚后,两人一起,就是两个家庭....

    不是找借口,二十五六岁跟十七八岁真的不一样。当初看我书的一些家伙,现在估计也是一个家庭的顶梁柱的,你们应该更明白我的心情。

    剑域很激情,很热血,就像一个十七八岁的热血青年,勇往直前,敢打敢拼,什么都不怕,就是干!

    独尊却不一样了。叶玄没有杨叶那么莽,没有杨叶那么刚,他更多会算计,会玩阴的,也更理智。而且,书里更多的是责任,因果,算计,靠山.....

    许多上了年纪的老读者从回去看剑域,可能就会觉得剑域真幼稚,真脑残....很多老读者也说过,杨叶在现实世界早死一万次了.....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的一个事实,我们在慢慢变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