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读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一剑独尊 >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一章:叶玄?古剑玄?
    不得不说,叶玄此刻有些懵。

    因为这画风转变的实在是太快了些!

    而作为一个男人,怎么能如此残忍的一拒绝一位女子的要求呢?

    叶玄正要下嘴,这时,拓跋彦却是突然转身离去,速度很快,眨眼间便是消失在了房间内。

    叶玄表情僵住了。

    而这时,陆九歌来到了房门口,她看了一眼叶玄,“魔宗以及鬼宗到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叶玄眉头皱起,“如此快?”

    说完,他人已经消失在房间内。

    门外,陆九歌怔了怔,然后轻声道:“万法境”

    姜国帝都城外上空,悬浮着两百多艘云船,云船呈‘人’字形排开,黑压压的一片。

    城墙上,叶玄静静站着,他双手负在身后,面向天际,神色平静,看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而在叶玄左右两边,是白泽与墨云起,还有纪安之。&a;a;bsp;

    就四人!

    叶玄身旁,墨云起抬头看了一眼天际,轻声道:“叶土匪这来的人有点多啊!”

    白泽哼了一声,“墨叼毛,你是不是怕了?”

    墨云起瞪了一眼白泽,“老子怕过谁!”

    白泽淡声道:“那等等你先上!”

    墨云起面无表情,“我不先上!”

    白泽哼了一声,“你就是怕死!”

    墨云起瞥了一眼白泽,“那不叫怕死,那叫去送死。”&a;a;bsp;

    白泽正要说话,一旁的叶玄突然笑道:“你们两个留点力气吧,等等打起来,有你们累的!”

    墨云起沉声道:“叶土匪,你老实告诉我,我们有没有帮手!”

    白泽也是点了点头,“叶土匪,给我们露个底吧!让我们两个有底气一些!”

    叶玄摇头,“没有帮手,只能靠我们自己!”

    墨云起表情一僵,接着,他走到叶玄面前,非常认真道:“兄弟,我们会被人打死的!很惨的!”

    叶玄正色道:“放心,正义必胜!”

    墨云起脸庞一阵抽搐,正要说话,这时,远处空中,一名老者自云船上走了下来,老者来到叶玄等人头顶上空,他俯视着叶玄等人,“你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叶玄突然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空中,老者脸色大变,双手相叠,猛地朝下就是一压,这一压,一股强大的力量自他双掌中宛如洪水一般倾泻而出,一瞬间,他身下的空间直接宛如波浪一般震荡起来。

    御法境强者!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,一缕剑光撕裂而上,沉寂一瞬一一

    嗤!

    空中,一颗血淋淋脑袋伴随着一道鲜血缓缓坠落。

    秒杀!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场中所有人都呆住了!

    特别是那些云船之上的强者,眼中更是忌惮无比!

    空中,叶玄缓缓落下,很快,他落到城墙之上,他左手负在身后,右手握剑朝右一横,一颗血淋淋脑袋稳稳落在剑身上。

    叶玄抬头面向空中最大的那艘云船,大笑道:“废话莫多说,尔等要战便战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右手微微一颤,刹那间,那颗血淋淋的头颅直接抛向空中最大的那艘云船,很快,那颗头颅稳稳的落在了魔宗宗主枯明虚以及鬼宗宗主纪嫣奴面前。

    嚣张!

    两百多艘云船上,所有中土神州修士怒不可揭,这叶玄实在太嚣张!

    一时间,无数人摩拳擦掌,随时准备出手。

    虽然叶玄斩杀了一位御法境,但是,他们并没有惧,因为场中,可是有真御法境的!

    而且,他们人多!

    可以说,他们有恃无恐!

    云船上,枯明虚看了一眼面前的那颗头颅,眼中没有愤怒,只有凝重!

    纪嫣奴眼中同样如此,她深深的看了一眼下方的叶玄,“秒杀!此人比你我听闻的还要妖孽!”

    枯明虚微微点头,“如此年轻的剑皇,即使是在中土神州,也无第二人。此人背后,不简单啊!”

    纪嫣奴沉声道:“他如此嚣张,显然是有恃无恐,而偏偏你我却不知他有什么底牌难道说,他背后那位剑仙当真强到了这种程度?”

    枯明虚眉头微皱,“先前护界盟陆尊主曾说,那位大剑仙已经离去”

    纪嫣奴冷笑,“这鬼话,你信?”

    枯明虚摇头,他自然不信的,因为如果叶玄身后没有人的话,护界盟断然不可能开出那么高的悬赏来杀叶玄的。

    护界盟必定是在忌惮什么!

    如果不是护界盟开出的条件实在是太过诱人,他是不准备掺这趟浑水的。

    纪嫣奴突然道:“现在如何?直接动手还是?”

    枯明虚摇头,“不急。传令下去,就说叶玄触犯青苍界界规,为青苍界所不容。我魔宗与鬼宗来此,只针对叶玄一人,只要城中之人不助纣为虐,自动离去,我们绝不为难。”

    纪嫣奴嘴角微掀,“好计策,如此一来,他们必定自乱阵脚!”

    枯明虚看了一眼下方叶玄,又道:“继续打探一下,看看此人身后除了那位剑仙之外,还有没有别的势力。在未彻底摸清他底细之前,暂时莫动手。”

    纪嫣奴点头,“我亲自再去调查一番!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直接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枯明虚低头看向下方,而此刻,叶玄几人已经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看着叶玄,枯明虚神色渐渐阴冷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来这里,其实是在豪赌!

    因为他来之前就已经知道叶玄不简单,背后肯定有人,而且,可能不是一般人!但是,他不得不来。

    整个青州给魔宗,这诱惑太大太大了。

    在中土神州,魔道一脉是不能肆无忌惮发展的,因为魔道之人修炼,大多都是非人道,是为许多人不容的。如果在中土神州乱来,必定引起公愤,而且,也会被护界盟针对打压。

    但在青州,有了护界盟的承诺,只要杀了叶玄,魔宗想怎么做就怎么做!

    最多不过五年,魔宗就可以成为超级势力,即使是在中土神州,也是最顶尖最顶尖的那种。因为在这里,他们可以利用整个青州的资源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可以改变魔宗命运的机会!

    当然,前提是除掉叶玄这个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枯明虚双眼缓缓闭了起来,他右手紧握,这一次,不成功,便成仁!

    下方,城墙上,叶玄身旁的墨云起突然道:“叶土匪,他们好像不动手啊!”

    叶玄点了点头,“我们先回去!”

    &a;a;bsp;“不管他们?”墨云起问。

    叶玄笑道:“先不管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墨云起与白泽相视了一眼,两人眼中皆是有着一丝好奇。

    因为叶玄太镇定了!

    他究竟有什么底牌?

    叶玄回到苍澜学院,然后进入了自己的房间内。

    房间内,坐着三人。

    狂狮,王者,以及面纱女子。

    面纱女子看了一眼叶玄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叶玄坐了下来,笑道:“三位,若是现在退出,可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狂狮与王者相视了一眼,最后,两人看向面纱女子,面纱女子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最后,狂狮看向叶玄,“你护界盟不出战?”

    叶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喝了一口之后,他笑道:“自然出手,放心,只要魔宗与鬼宗的真御法境强者出战,他们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面纱女子看了一眼叶玄,“当真?”

    叶玄点了点头,“真。”

    面纱女子问,“为何?”

    叶玄嘴角微掀,“天机不可泄露。总之,三位若是没有问题,那么接下来,我们就可以计划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狂狮沉声道:“若是真万法境不出手,我们自然不惧这魔宗与鬼宗,不过,就我们这点人还有你的道兵,还是远远不够,要知道,除了魔宗以及鬼宗,还有数万中土神州修士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看向叶玄,“你应该有想过吧!”

    叶玄面向狂狮,“我身后有护界盟!”

    狂狮看了一眼叶玄,“大哥,我知道你身后有人,你厉害,行了吧!”

    叶玄:“”

    王者突然道:“说说你的计划吧。”

    叶玄道:“你二人随时做好准备出手,到时,你们二人的目标就是那些万法境强者,就算不能杀掉那些万法境强者,也要将他们牵制。我查了一下,两宗的万法境强者加上一些散修,将近五十二位,你们两个佣兵团,牵制这五十二人,有难度吗?”

    王者沉声道:“我与狂狮出手,没有难度。”

    狂狮也是点了点头,万法境强者对他与王者而言,真没什么威胁,除非是真万法境,即使是真万法境,二人也是不惧。

    叶玄点了点头,然后面向面纱女子,“至于阁下,阁下只要帮我对付十名御法境即可,如何?”

    面纱女子微微沉吟,然后道:“可!”

    叶玄笑道:“好,大家各自去忙吧!等我的人一到,我们立即率先出手!”

    人!

    王者与狂狮看了一眼叶玄,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,因为叶玄还有人,只要还有人就好!

    两人起身离开,而面纱女子却是没有离开,她直视叶玄,“你不是护界盟的人,你根本没有帮手!你只是在忽悠我三人!”

    叶玄沉默了片刻,然后低声一叹,“看来,我是满不下去了。实不相瞒,我乃古剑宗密定的下任宗主,我真名叫古剑玄!”

    面纱女子双眼微眯,“苍剑宗乃青州最大剑修门派,而他们宗门,谁不知那古枚若才是苍剑宗少宗主?&a;a;bsp;你”

    这时,叶玄突然拿出灵秀剑,然后轻轻一分,很快,两柄剑分了开来,叶玄指了指右边的剑,“此剑乃我苍剑宗祖师苍界剑主佩剑,骗你我不是人!”

    闻言,面纱女子双手缓缓紧握了起来,她死死盯着那柄灵秀剑

    剑身上,有两个字:雷霄。

    这时,他将手中的灵秀剑递给了面纱女子,“若是不信,尽管拿去查!还有,再给你透露一事。这一次,其实是护界盟与我苍剑宗以及无数中土神州势力设的一个局,专门为鬼宗以及血宗设的局。目的,就是为了灭绝鬼宗以及魔宗!”

    闻言,面纱女子霍地站了起来,她死死盯着叶玄。

    这时,叶玄突然竖起右手,“你若不信,我发誓!我发毒誓!若是我方才所说之话有半点虚假,就让我古剑玄神魂俱灭,不得好死”&a;a;bsp;

    发毒誓!

    面纱女子眼神颇为凝重,要知道,修士是一般不能发毒誓的,不然,将来极可能引来心魔,害死自己!而眼前叶玄,竟然敢发誓,还是发毒誓!

    这时,叶玄有些神秘道:“其实,我师父苍界剑主并没有死,他一直都在”

    面纱女子身体一颤,一下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ps:‘雪碧两块五’读者,你好几天没冒泡了,那个,你不举之症可是医好了?

    我与很多读者都很担心你,即使不举,也别想不开人生,就算不举,也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的。我与广大读者与你同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