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读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喜新令 > 正文 第42章,退居
    <!go>

    萧瑶恍然一怔,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对啊,她们来是为了萧氏一族仕途,为了族人的未来,这是她们姐妹唯一的机会,错过了再也没了,她凝视着萧静犹豫了,她是不是做错了?但要以人命作为条件换来的仕途,她不愿意。

    萧静见萧瑶沉思,转而看向跪着的柳萱:“四夫人,我们都有不得已,你这么逼我,又是下跪,又是磕头,我很为难,难道你是想把事情推向无法回转余地,大家鱼死网破?四夫人,若你真想救润公子,我劝夫人别再继续这么做,你可以回头多劝乔将军和乔氏郎主们尽快做出决定,拿出保证书文,其他的我一概不认,还请四夫人勿要再伤己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良心,她是乔氏四主母诶,都给你跪下磕头了,你还要怎样?你只想着要成为乔氏的什么人,你心里除了权势地位,还有没有人性?”张娴气的胸口堵着慌,早就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两日府上发生的事,她亲眼目睹了,因为乔润,二嫂和四妹闹了两次,人心惶惶全府上下不安宁,这好不容易说是能救回来,又来折腾,这作死的女郎,为何是她能救人。

    少间,萧静没有回应,而是直接瞪着两眼看向张娴,这种威胁的眼神张娴好像之前见过,视线中透着不要惹我的狠厉,令她毛骨悚然,吓得她后退一步,赶紧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,瞪我作甚?我说的不对啊?”她虽然害怕,但依旧有夫人的底气在。

    王姿想起那碗汤,再任由张娴说下去,指不定这毒女郎用啥法子整治张娴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闭嘴,别说了。”她喝止着,又看向牢中的萧静:“还是那句,在乔将军回来之前,你的条件再好好想想,妻位是不会给你们,不如你们两个为妾室,这个事尚有谈和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要妻位!”萧静依旧坚定道。

    王姿:……

    正在这时,外面守着的仆妇进来:“夫人郎主们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乔誉祭天回来了!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王姿问。

    按着往年的惯例,祭天后,会去皇宫里晚宴,后半夜才会回府,回府后带着族人第二天一起去商阳祠堂祭祖,今儿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仆妇回道:“夫人,这……奴婢不知,但少郎主将相邦等人带回了府上,王氏的几位族辈们都来了,说是要去润公子床榻前跪着赔礼。”

    王姿回头看了眼柳萱,只见柳萱倏地起身,头也不回的独自往外跑去。

    不用多想,她也知道柳萱是去做什么了,求妻位。

    “两位夫人,既然人回来,不如你们商议好结果,再派人来知会我,民女在此等候。”萧静做了一个送福礼。

    王姿眼神不善的瞥了眼她,站了片刻,转而带着人离开,张娴跟上她往外走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牢房又恢复了平静,仿佛刚才一幕没有发生,而地上的几块血渍却实实证明刚才有人来过,还发生过打斗。

    记得前世晌午乔家没这么热闹,她和姐姐被抓,姐姐把所有事都承担下来,乔氏把她放出去,她躲在牢门口看王秋意骂姐姐,等王秋意走后,她陪着姐姐坐在牢里哭,那时的她们无助又无辜,她跪着求遍了府上的人,谁也不肯为她们说一句,偌大的尚阳城她们仅凭着她们意志活到最后。

    她痛恨这些人,为了自己牺牲别人,气恨乔誉无证抓人,私刑处置。

    她无法原谅自己曾经的愚蠢,更无法心软出手救这些人,姐姐想要的她要去帮她争取,她们想要的也要靠自己本事去争取。

    前世她们是仕途的工具,今世她要换换身份,为家族站在顶端,一统群族。

    除去前世那日,她和乔誉有三天未见了。

    真是恍如隔世,他还是那般迅捷决断。

    刚才听到相邦本人被他请来,记得前世王氏和乔氏闹过许多大大小小的矛盾,相邦从未亲自出面,这还是头一次,可见乔润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真好,他越是重要,越是对她有利,才能完成姐姐和族人的夙愿。

    看着乔氏夫人们的影子消失,萧静轻轻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一旁的萧瑶凝视了她半天,嘴里含着话,不知该说不该说。

    这两日萧静的种种表现令她吃惊又心惊,一夜之间静儿好像换了个心,不仅能成事,还能做事。

    虽然她们来商阳的目的是为了攀附他们,但见死不救,以此要挟,令她所不耻,即使坐上妻位她为此羞耻,可她清楚萧静这么做是为了她和族人。

    身为长姐,上不能分担家族之忧,下不能保护弟妹,她为此羞愧,但她更不愿看着妹妹为了目的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“静儿,说实话,我非常想要做乔誉妻子,因为只有那个位置才能令族人有光明,也只有那个位置让萧氏从此一跃而起,可经过这几天的事,我发现我做不了那位置,坐上去容易,守住很难,你我身为萧氏族人无权势无依靠,迟早会被人拉下来,到时我怎么死的也不清楚,不如我为乔誉之妾,稳妥又体面,我也甘心愿意,咱们别再犟了,咱们争不过他们的,你赶紧救活润公子,我这心里也会好受些。”萧瑶声声哀求着。

    萧静后退几步靠在冰凉的墙壁上,地牢冷的让人无时无刻保持清醒,她看向萧静的眼神迷离又深邃:“姐,这一步要退了,后面再想往上去,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萧瑶笑着摇头:“能做他的妾,已是出乎家族所料,大司马和相邦同等身份,这给家族带来的殊荣不少了,他的妻者必然身份超群,我们萧氏一族太弱,我做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萧静见萧瑶退缩,又信旁人的话,心里也犹豫,依着姐姐的性子,扶她上去迟早也会被人拉下来,而她又不能时时在她身边,到时留她自己在商阳,下场和自己一样。

    如今姐姐害怕,更无心争取那个位置。

    她沉思了会,片刻后,她问:“姐,你要想清楚,你确定这么做,咱们便要那妾位!”

    妾位不费心力。<!ove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