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读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开局吞了六魂幡 >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.签到,春秋笔!
    “签到!”

    沈坚没有丝毫的迟疑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系统的声音再次响起:

    “恭喜宿主,在无名地带签到打卡成功,获得人道圣器——春秋笔!”

    人道圣器!

    沈坚脸上一喜,连忙查看信息。

    然而一看之下,让他整个儿脸色都拉垮了——

    物品:春秋笔

    等级:人道圣器(后天功德至宝)

    作用:镇压气运,杀人不沾因果!

    状态:残缺(该状态下,非限定人选不可使用)

    “系统,系统!”

    沈坚疯狂呼唤系统:“出来解释一下,残缺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系统:“如宿主所见,该物品为残缺版本。”

    沈坚几乎咆哮:“我问的是你给个残缺的玩意是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几乎是在他话音落下的同时,系统的提示声响起:

    “叮,系统提示,该物品目前使用条件限定!”

    “限定条件请宿主自行摸索!”

    “叮,友情提示,该物品在特定条件下可以补全升级!”

    “补全升级条件请宿主自行摸索!”

    沈坚鼻子都气歪了。

    ——这他咩的说了不等于没说么!

    “开启自动签到打卡功能!”

    几乎是没有犹豫,沈坚就作出了这个决定,并下达指令。

    他表示:

    我,沈坚,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,都绝不想再听到系统的声音了!

    然而,下一刻......

    “叮,自动签到打卡功能已开启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不一时,沈坚心中怒火微歇。

    忽然灵机一动:春秋笔是人道圣器,而孔子修著《春秋》......

    那么这使用春秋笔的限定人选,会不会就是孔子呢?

    其补全升级的条件,会不会就是让孔子持着修著《春秋》呢?

    此念头一起。

    在沈坚心头便是挥之不散。

    乃降下云端,在叶国与蔡国之间的无名地带,化作一个隐者。

    时逢叶国君主叶公向孔丘问政事毕,孔丘离开叶国返回蔡国,途经无名之地。

    遇见沈坚所化的隐者。

    孔丘因观他相貌不俗,颇具超尘之意,命车架停下,要来请教。

    殊不知,沈坚正等着他来。

    不过......

    为了维持隐世高人的形象,沈坚故作深沉,还故意露出了一些仙家端倪......

    孔丘走至沈坚身前,更是惊奇——好呀!这位先生真是清奇非俗流,不像是凡间人物!

    直叹曰:“先生,真隐士也!”

    沈坚微微一笑,打个稽首,言说:“不敢,方外之人,不比孔圣人您受人尊敬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面前,丘岂敢言先?”

    孔丘连连摆手:“再说,这所谓的‘圣人’二字,不过是大家抬举,才冠以虚名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又哪里是什么圣人呢?”

    “不满您说,就在前些年,我辩论输给了一个孩子,还拜了他为老师呢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。

    沈坚心知肚明,却故作惊奇:“竟有此事?那属实是稀罕。”

    这时,侍立在孔丘身后的子路说:“可不是么,先生!不过......我家老师拜的那位小先生,如今已不在人世了......”

    此话让人听了,或许只是感慨。

    可沈坚却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项橐七岁圣人师,却十岁而亡。

    实乃是,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......

    圣人师的名头,太大了!

    小小年纪、出生普通的项橐承受不起......

    不过,沈坚也知道。

    死亡,对于项橐来说,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儿......

    ——沈坚已与平心娘娘有过沟通,平心娘娘得知项橐此人后,决心要让其来生复投项氏,予之日后一场造化......

    ——待孔子证道,功德降下,项橐亦是有机缘分得一些,来生或可以得个正果。

    因是,沈坚只是保持微笑,对子路说:“万事自有定数,一死生之间,焉知祸兮非福?”

    子路听得有些不明所以,然而孔丘却抚掌大笑:“大善!”

    “先生果然是隐士君子!”

    沈坚:“君子谈不上,隐士倒勉强些能数得上。”

    说着,自袖里取出春秋笔,递与孔丘,说:“我与孔圣人今日相见,也算有缘,这支笔便赠与您,留个纪念。”

    孔丘将笔接过。

    只见那笔简单至极,却又古朴大气。

    上刻有“春秋”二字,其内仿佛蕴含着深刻的道理......

    然而笔虽好,孔丘的注意力却不在笔上......

    只见孔丘随手将春秋笔收入怀中,向沈坚深深一拜,说:“丘,多谢先生赐笔!”

    又说:“先生之大才,丘深有所感!”

    “敢问......先生何不入世,辅佐一国一君,治天下太平,传万世之功?”

    此言听罢。

    沈坚摇头不止,却是饶有深意地说:“我已说明,我是方外之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婉拒。

    却也说的是沈坚的心里话。

    如果是穿越之前,有这么一个人邀请他去做官,他定时欣然答应。

    可如今成了仙人,有了系统,掌了大教,还混元可期了......

    这区区的人世间那些富贵荣华,功名利禄,算得了什么呢?

    孔丘年越六十,听到沈坚此话,自是也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乃向沈坚辞行,言辞之间甚是不舍。

    沈坚只说:“我与您有缘,日后还有再见之机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一年之后。

    孔丘与弟子在陈国、蔡国之间被困绝粮,许多弟子因困饿而病,被楚国人相救。

    打楚国返回卫国时,孔丘一行人又遇上了隐者。

    沈坚自然是故意在这里等待的,不过见了孔丘,装作巧遇:

    “这不是孔圣人呢?您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孔丘亦认出了沈坚,当时笑说:“此非赠我笔具之隐士也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沈坚上前,与孔丘见过礼。

    这时,有子路上前作揖说:“先生,当日一别,先生便音信全无。”

    “我老师也曾将你找寻,只是找不到,这一年里对先生甚是想念......”

    “现在可好了!”

    ——这是真为两人重逢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沈坚与孔丘相视一笑,随后向孔丘说:“当日别时,我便说过,日后自有再见之机,现在可不就再会了么?”

    孔丘作揖说:“先生神机妙算,丘甚是钦佩。”

    说罢,又再次向沈坚发出邀请:“先生与我也算有缘,何不与我一同返卫......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沈坚已经打断了他:“孔圣人啊,我志不在此,还望海涵。”

    孔丘意识到自己求贤心切,一时失言,急忙说道:“先生哪里话,丘绝无强迫先生之意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