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读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返回1998 > 正文卷 第705章 魏春兰怀孕了?
    “姐,你在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魏秋菊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魏春兰目光微动,抬头转脸看向魏秋菊,浅笑摇头,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魏秋菊还想问什么,忽然听见围墙外有发动机轰鸣的声音传来,下意识便望向不远处的围墙,“姐,你说……是不是徐同道来了?”

    魏春兰目光也望向围墙,微微摇头,“不晓得,也许是吧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围墙外的发动机轰鸣声忽然熄了。

    魏秋菊眼睛一亮,“停车了,看来真是他来了!”

    说着,她目光已经在围墙上,寻找坑洼,准备纵身跃上墙头。

    魏春兰微笑看着,也不阻止。

    未久,墙头上冒出郑猛的脑袋。

    围墙这边的魏春兰和魏秋菊都是微微一愣,怎么不是戏东阳?

    郑猛看了看她俩,压低着声音问:“你们要的酸菜鱼?”

    魏春兰一怔之后,失笑。

    魏秋菊疑惑地看着墙头上的郑猛,“戏东阳呢?你是谁?这次怎么不是戏东阳?”

    郑猛刚要回答,围墙外忽然传来徐同道的声音,“小菊,戏东阳被我派去做别的事了,这位是郑猛,也是我兄弟,对了,你姐在吗?”

    围墙里,闻言,魏秋菊下意识看向姐姐魏春兰。

    魏春兰终于开口:“我在,酸菜鱼呢?快给我拿进来吧!这里不能待久了,被保安发现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隔着一堵围墙,徐同道:“好!你们稍等啊,除了酸菜鱼,我还买了别的菜,还有一个汤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打包盒被郑猛接上墙头,并制止了魏秋菊纵身上墙,装着打包盒的塑料袋上面,系着一根包装绳,被郑猛一点点放落在围墙这边的地上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魏春兰、魏秋菊姐妹俩带着那些打包的饭菜,来到不远处的一个凉亭里。

    凉亭中,有石桌、石凳。

    姐妹俩将饭菜一一打开,摆放在石桌上,隔着石桌,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魏春兰掰开一次性筷子,招呼对面的妹妹,“小菊,吃吧!多吃点,尽量别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魏秋菊嗯了声,也不客气,筷子一伸,就去夹菜。

    魏春兰笑笑,也伸筷子夹了一片酸菜鱼的鱼片放进嘴里,只是……

    鱼片刚放进嘴里,还没嚼两下,她的脸色忽然一变,脖子不受控制地突然往前一伸,“呕……”

    一口就把刚放进嘴里的鱼片给吐了。

    石桌对面,魏秋菊看得一呆,皱眉准备问点什么,石桌这边的魏春兰明明已经吐掉鱼片,却还在不断伸着脖子,呕吐不停。

    却什么也没再吐出来,只是狼狈地了吐出一些口水……

    魏秋菊终于紧张了,连忙起身绕过石桌,小跑过来,扶住坐都坐不稳的魏春兰,心慌慌地问:“姐、姐,你怎么了?你这是怎么了呀?怎么吐成这样呀?”

    “呕……呕……”

    魏春兰又干呕两声,眼泪都呕出来了,断断续续地答:“我、我……我没事,你、你就别问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又是一阵干呕,“呕……呕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去的车上,徐同道坐在后座上,手里拿着手机,犹豫着要不要给魏春兰打个电话?或者发一条短信,问问她今天的酸菜鱼好不好吃?

    今天魏春兰主动让他买酸菜鱼送给她,让他看到他俩继续在一起的希望。

    不管她是否已经知道那封信,以及看过那几张照片,既然她今天能主动让他送酸菜鱼,那就说明她还是愿意跟他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就在他目光一定,准备给魏春兰发一条短信,沟通沟通的时候,他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。

    突兀响起的手机铃声,吓他一跳,也把车内的司机谭双喜、保镖郑猛和孙矮子的目光,都吸引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徐同道拇指一弹手机翻盖,讶然发现这个电话是魏秋菊打来的。

    是她姐魏春兰有什么话让她转达给我?

    还是她又有什么发现,要跟我通风报信?

    徐同道眨了眨眼,赶紧接通通话,将手机贴到耳边。

    刚将手机贴到耳边,手机里就传来魏秋菊气急败坏的怒骂声:“徐、徐同道,你、你王八蛋!!我、我姐大学还没毕业呢,你、你就把她搞怀孕了,你还是个人吗?啊?你畜生呀!你是不是想害死我姐?啊?你是不是想害死她?”

    突然被人指名道姓地怒骂,绝对不是一种愉快的体验。

    徐同道重生后,自从发迹后,已经很久没人敢这么指名道姓地骂他了。

    刚刚听见手机里传来魏秋菊的怒骂,他先是一愣,随即心头火气,但刚刚生出的火气,却随着魏秋菊口中爆出的“怀孕”二字,刚冒出来的那点火气,突然就那么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这一刻,徐同道仿佛突然被一颗子弹击中大脑。

    意识仿佛突然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他彻底呆住了。

    意识都有点恍惚。

    怀孕?

    这两个字充斥了他整个脑海,让他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。

    怀孕了?

    就这么怀孕了?

    这么快就怀孕了?

    怎么会这么快就怀孕了呢?

    就上个月那一次没有采取避孕措施啊,而且,那次她不是说是安全期吗?说好的安全期呢?

    安全期不安全,还叫什么安全?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这不是重点!

    问题是……原时空老子一直没能让老婆怀孕,怎么这次就变成神枪手了?是因为我现在还年轻吗?

    也不对啊!

    曾雪怡拉着我努力几个月了,也没见她怀孕啊,怎么魏春兰就这么巧、这么快就怀上了?

    脑袋嗡嗡的。

    不敢相信、惊喜、怀疑、茫然……

    各种情绪、各种念头搞乱了徐同道的脑子,他原以为自己两世为人,已经很有定力,已经很难有什么事,能真的乱他的心。

    可此时此刻,他才知道自己的定力依然不够。

    惊喜与患得患失,此刻紧紧萦绕着他。

    以致他回过神来,一开口,语气都是颤抖的,“真、真的?小、小菊,这事、这事可不能开玩笑啊!我会当真的,你要是敢骗我,你就死定了!”

    每个人心中都有逆鳞,触之必怒。

    而他徐同道心中最不能允许别人拿来开玩笑的,大概就是“怀孕”这件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