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读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乱世栋梁 >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关门打狗
    火光照亮了夜幕下的南昌城,经由南门涌入城内的梁军,很快就把伤亡惨重的伏兵歼灭,然后在内应的带领下,沿着街道,向城中各处要地进军。

    敌军军营、集结地点,及其新附党羽的所处位置,内应们都探得清清楚楚,今夜官军如约入城,内应们自然要前方带路。

    街道上赶来的敌军,很快被梁军击败,他们分头进军的同时,不断高声呼喊:

    “鄱阳官军进城平乱,城中百姓莫要惊慌!”

    “大伙严守家门,莫要出来,街道上无标识者,视作逆贼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呼喊声中,戴着标识上街的内应队伍,和入城兵马汇合,冲向郡廨,冲向军营。

    一处街道上,贺若敦带着部下快速前进,向东门而去。

    耳朵依旧有些轰鸣的贺若敦,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完全恢复过来,梁军使出妖术,居然能够引来天雷,把他的兵炸得伤亡惨重。

    还把街道两侧炸得房倒屋塌、一片狼藉,两千兵,瞬间伤亡大半,这仗还怎么打?

    混在一起打!只要两军混战,天雷劈下来,就会连梁兵一起劈了!

    贺若敦的应变很快,他丢了南门,被梁军攻入城中,为今之计,就只能撤到东门附近,引梁军来攻。

    而且他在东门就安排好队伍,一旦动手,就打开城门,从城外迂回到城南。

    现在,这支兵马应该已经绕到入城梁军后背,那么,他便来个前后夹击,己方将士和梁兵混战,就不怕被雷劈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贺若敦回头看向火光大作的城南,以及渐渐沸腾起来的周围街道。

    他还是被李笠算计了,而且是多重算计。

    那个诬告余万全的伙计,恐怕是李笠的死间,对方无所谓他能否识破计谋,在他决定来个将计就计的时候,就已经中计了。

    设下这么多伏兵,正好被对方的妖术引来天雷劈个正着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贺若敦的心都在滴血,这些部下,都是跟着他出生入死、打了许多年仗的精兵、老兵,却在片刻之间,就变成了血肉模糊的尸体。

    东门就在前面,贺若敦正打算背墙一战,见前方有兵马迎面过来,仔细一看,却是自己安排在东门的队伍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本该出城迂回包抄,怎么还没出去?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还没出城!”贺若敦高声发问,这支队伍的主将苦着脸:“他们在门洞里放了塞门铁车,我们急切间出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塞门铁车!”贺若敦觉得难以置信,“怎么会让人把门洞堵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没想到啊!”

    方才,有些许人影往东门而来,守将没有声张,生怕惊动城外梁军,坏了贺若敦的事,只见这些人推着双轮车过来,也不知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现在知道了,就是往门洞里放障碍,不知用的什么办法,把铁车固定得十分牢固,他们急切之间推不开,出不了城。

    只能经由城中街道往城南去,增援贺若敦。

    然而贺若敦的伏兵伤亡惨重,根本挡不住蜂拥而入的梁军,只能..

    “去北门!在北门守着,引他们来攻,北门的兵马可以包抄他们!”

    贺若敦当机立断,带着部下去北门,然后背门而战。

    他在东门安排兵马出击,在北门也安排了不少兵马,这支兵马以骑兵为主,同样会从北门出击、迂回包抄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到北门去,还可以和迂回到南门的兵马一起南北夹击入城梁军,还是有机会反败为胜。

    结果刚走到半路,北门方向有骑兵过来,却是因为门洞被铁车阻塞,出不去。

    现在,就只剩下西门。

    西门,会被堵塞么?贺若敦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却知道一旦西门通畅,意味着敌军围三缺一,故意放一个口,让他们能跑出去。

    然后在城外一头撞入伏击圈。

    如果西门也被堵了...

    这不可能,这会迫使他们困兽斗,脑子正常的将领,都不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围三缺一,故意放一个口,才能让被围的敌人斗志瓦解,为了逃命而放弃负隅顽抗。

    若是关门打狗,只会增加己方将士的无谓伤亡。

    结果,沿着街道跑来的一些兵卒,给他带来了坏消息:西门门洞被铁车阻塞,急切间出不去。

    这下,除了南门,其他各城门都被铁车阻塞,急切间出不去了。

    贺若敦看着有些惊慌的部下们,听着耳边越来越大的动静,看着已经被火光点亮的南昌城,只觉后背发凉。

    不是围三缺一,是关门打狗。

    梁军疯了?要把他们关在南昌城里解决,而不是网开一面,放他们出城,然后伏击。

    这么看不起我么?

    贺若敦想到这里,忽然觉得心中一松,竟然有如释重负的感觉:原来,我的结局是这样。

    千里迢迢来到这里,本想着带领部下东征西讨,立下一番功绩,未曾料,居然被人关门打狗,折在南昌。

    他看着部下,面露决绝之色:“既如此,我们就和敌军在城中决一死战!”

    “杀一个够本,杀两个,赚了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街道,两军对峙,已无生路的贺若敦及其部下,想要和入城梁军一命换一命,不过血战没发生,梁军这边出来一个人。

    鄱阳内史、新平侯李笠,亲自劝降。

    此刻,街道上两军之间的空地上,李笠和贺若敦当面交谈,两人身着铠甲、头戴兜鍪,却没带武器。

    身边各有一人,作为通事(翻译)。

    贺若敦说的话,李笠听不太懂,李笠说的话,贺若敦同样听不太懂,只能临时找人居中‘传话’。

    贺若敦为岳阳王萧詧助战,身边就有精通江南官话的人,至于李笠这边,由阙南‘高手’之一刘犊子担任通事。

    顺便当保镖,以防他被对方二打一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活捉了侯景的李将军,久仰大名,真是年轻有为。”

    贺若敦如是说,这是真心话,而且自己也中了对方的计谋,穷途末路了。

    “胜败乃兵家常事,贺若将军过奖了。”李笠淡淡的说,对方通报姓名,但他想不起来“贺若敦”是不是这个时代的名将。

    “那么,李将军要如何?”

    贺若敦问,这是他想知道的,李笠的回答很简单:“投降,我保你和部下不死,然后送去建康,该如何处置,由陛下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“那没得谈了。”贺若敦断然拒绝,让他就这么投降,是不可能的,“决一死战吧。”

    对方劝降,说明舍不得让部下与他们玩命,贺若敦觉得这就是自己的筹码。

    “省省吧,你能有多少兵?”

    李笠轻轻笑起来,“在南门埋伏了...两到三千兵吧?一下子被我引九天惊雷劈死大半,你还能有多少兵?”

    “在这里打?你凭什么和我打?人多又怎么样?信不信我再引九天惊雷下来,把你们劈死大半!”

    贺若弼不怕拼命,却对神鬼之说有些敬畏,觉得李笠所说“九天惊雷”,大概就是方才那几个惊雷。

    他强做镇静,问:“这是什么法术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李笠反问,不等贺若弼回答,他继续说:“这是许真君的家乡,将军不请自来,许真君很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,许我神符,命我斩妖除魔!”

    说完,李笠扬了扬手中的符纸(谈判前现画的):“要不要再试试?”

    “斩妖除魔?”贺若弼喃喃着,看着李笠手中的符纸,觉得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许真君是什么人,他来江州后听人提起过,但难以相信这个传说中的人物,居然真的大显神通。

    “就是斩妖除魔,我呢,稀罕这符纸,想着留到日后保命用,奈何许真君说了,过了期限,符纸就收回...”

    李笠见人说人话、见鬼说鬼话的本事炉火纯青,为了隐瞒火药的真相,托名许真君赐下神符。

    现在则在忽悠对方,毕竟他不想部下为了一场必胜的战斗,白白牺牲,所以要忽悠对手投降:

    “投降吧,你和你的部下,由陛下发落,在那之前,软禁起来,有吃有喝,不会受虐待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...”贺若敦看着李笠手中的符纸,决定讹一把:“你劈一次,劈旁边房屋,我们看了,就投降。”

    “用来劈人的惊雷,你让我劈房屋?这玩意按使用的张数,事后要还愿的!”

    “欠许真君的人情,你来还?你还得起?”

    李笠冷笑起来:“我,事后要给许真君在豫章、鄱阳各地起祠,让更多百姓以香火供奉真君,这人情你还得起?”

    说得好像很有道理,贺若敦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原来梁军的法术是“九天惊雷”,想来也只有如此法术,才一下子把他埋伏的精锐劈得伤亡惨重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临时投靠的墙头草,带来的人马都是乌合之众,这时候指望不上。

    所以,今晚这场仗,还没像样的打上一次,就要结束了。

    贺若敦不死心,盘算起来,他和李笠相隔不到两步距离,若暴起发难,挟持对方...

    但是,贺若敦看着这个比自己高、比自己魁梧的家伙,以及身材类似的随从,只能收起心思。

    心中无奈:强壮如虎,狡诈如狼,难怪侯景栽在你手里。

    “行了,贺若将军,干脆点。”

    李笠朗声说道,“李某言出必行,你和部下投降,我不会虐待,至于最后如何处置,得陛下说了算,而且...”

    “贺若将军的名气,恐怕比侯景差远了,侯景被游街、脔割的待遇,贺若将军就莫要期待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”贺若敦实在是不知该如何与对方讨价还价,看着李笠身后严阵以待的梁军,又看看身后,一个个默不作声的部下。

    一阵屈辱感涌上来,贺若敦没想到自己会有走投无路考虑投降的一天,而且还没法与对手玩命。

    不是力竭而降,不是部下伤亡殆尽而降,而是被几道惊雷劈得伤亡大半,城门又被堵死,如同被困在院子里的一条狗,向敌人投降。

    不过,这是活捉了侯景的将军,栽在对方手上,没什么。

    他认真的看着李笠,对方看上去,也就二十岁出头的样子,却一脸淡定,胸有成竹的模样。

    贺若敦长叹一声,脱下兜鍪,交给身边人,然后转身,向部下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们其实已经被梁军四面包围,所以并无胜算,许多人听了贺若弼的呼喊,得知己方若不投降,对方就要实战法术引天雷劈人。

    想想南门发生的事情,他们面面相觑之后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算是默认。

    不然还能如何?他们如何能与天雷抗衡?

    见部下没有反对,贺若敦转过身,在众目睽睽之下,向李笠躬身行礼:“既如此,我军,降了。”

    魏军将士见以骁勇善战著称的贺若敦向敌将投降,心中滋味不好受,但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他们此次随着贺若敦南下,本以为南军羸弱,全都是草包,己方可以入无人之境,没想到遇上了极其凶悍的对手。

    对方居然会法术,引来天雷劈人!

    埋伏在南门后的同袍,瞬间就被天雷劈死了!

    而且,眼前这个身材魁梧的年轻将领,据说就是活捉侯景的那个南国将军。

    许多人看向李笠的目光,满是敬畏:难怪连侯景都栽在你手里,我们投降,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梁军这边,将士们见李府君三言两语,就说得敌人放弃垂死挣扎,投降,不由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虽说大伙都想杀敌立军功,但是面对这群退无可退的困兽,真要打起来,己方的伤亡恐怕不会小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李府君果然威风,几句话就说得对方投降,如此,大伙就不会有伤亡了。

    摩拳擦掌要一番厮杀、万军之中取敌军上将首级的彭均,今晚是首战,本来兴致勃勃要杀得敌军血流成河,得知李笠说降了敌人,不由得愕然:

    “这就完了?不是说今晚要大干一场的么?”

    同行的黄?觉得无语,心道妹夫和妹夫果然没得比。

    见左右都是自己人,便低声说:“必胜之战,能劝降当然好,不然白白死许多将士不说,马也会白白死许多。”

    “马?战马?他们的战马?”彭均问,眼睛瞪得大大的。

    黄?笑起来:“不然你以为,李郎关门打狗为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骑兵在城里,跑不起来,若给这帮人溜出去,我们用绊马索绊、铁蒺藜扎,人是干掉了,马也废了不是?”

    “若他们在城里困兽斗,战马也会伤亡惨重,那又何必,要知道战马可是有价无市,有钱想买未必买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用许真君的神符震慑他们,他们一投降,战马不都好好的了?”

    彭均闻言,眼睛一亮:对喔!

    细作探得明白,这伙助战的魏军骑兵,顶好的战马有至少上千匹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