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读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乱世栋梁 >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纸糊的么?
    鄱阳城郊,一个造纸小作场里,便服出行的李笠正向工匠请教造纸工艺流程,想要搞清楚以造纸的工艺原理。

    造纸术,是四大发明之一,而纸张,是文字和文化传承的载体,如果能够改良造纸工艺,让纸变得物美价廉,这可是一件泽被后世的大功劳。

    不过李笠没那么大的志向,他研究造纸工艺,是想要以竹为原料造纸,即“竹纸”。

    然后推广“厕纸”、“餐巾纸”,以取代“厕筹”、擦手布。

    厕筹又称厕简、厕辙、厕篦,是‘方便’之后用于清洁的细木条或者竹条,千百年来无论贵贱,都用这玩意。

    而李笠对于这种清洁方式不是很适应,希望能用“厕纸”来取代厕筹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当然有纸,所以李笠在家起居时,只用“厕纸”而不用厕筹,然而所用纸张,便宜的不好用,用贵的纸,好像太浪费了。

    而且,李笠不光自己用,还想要推广“厕纸”、“餐巾纸”,以此扶植起造纸产业,正大光明赚钱。

    但消费得起‘厕纸’的人家,家境必然殷实,对于纸张的‘品质’肯定有很高要求。

    要实现构想,除非改进造纸工艺,能以较低成本大量生产品质不错的“厕纸”、“餐巾纸”,这样的纸制品才会有销路。

    李笠如今是地方官,有时间来实现自己的构想,却因为不懂造纸,只能请教‘专业人士’,先弄清楚目前的造纸工艺,再想办法改进。

    改进的目标,是降低成本,提升品质,若能用寻常可见的竹子为原料造纸,想来能有效降低成本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已经有“竹纸”了,但并不是如今流行的纸制品。

    主流造纸原料是麻、桑皮、藤皮,至于用竹造纸,有地方是这么做的,但不多。

    一脸沧桑的老纸工,絮絮叨叨的说着:“竹纸,草民见人做过,但制浆麻烦,还不怎么吸水,不好用,所以做的人少。”

    李笠问:“制浆如何麻烦?”

    “府君,竹子砍下来,要在塘里浸泡至少三个多月才能泡透,而麻和树皮的浸泡,没那么久。”

    “泡过的竹子,还要削去竹青,然后剁烂,费时费力,沤浆时,要烧更多柴禾,用更多石灰,打浆时更累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...”李笠琢磨起来。

    江州各地有很多竹子,数百年来,就以竹制品闻名。

    若能够改良造纸工艺,以竹为原料造纸,将竹纸变成“江州名产”,对于发展江州各地经济是很有帮助的。

    产品策略李笠都想好了,先推出“厕纸”、“餐巾纸”,然后推出一般品质的书写、绘画用纸。

    打开销路,再把名号打响,然后技术有偿转让,吸引更多人办造纸作场。

    增加产量和对原材料的需求,带动下游产业发展,形成产业规模,抢占中低端市场份额。

    然后,进行产业升级,推出高品质的书写、绘画用纸,占领高端市场,如此一来,造纸业就会成为鄱阳乃至江州的主力产业。

    以此创造大量‘就业岗位’,吸纳大量闲散劳动力,让更多的穷苦百姓能有机会找到一碗饭吃,至少能养活自己。

    但如果不能实现工艺突破,让竹纸的成本明显下降、品质(譬如吸水性)大幅提升,这一构想就只能是构想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以竹为原料造纸的工艺还不成熟,李笠想要改进,却找不到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李笠正和几位工匠请教造纸工艺,有吏员匆匆而来,说公廨有要事,请李笠回去处置。

    “何事如此着急?”李笠觉得奇怪,见吏员含糊其辞,不由得心中一动:莫非,与战事有关?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郡廨,听事,李笠看着手中文书,有些回不过神,前后两日,相继有坏消息传来:郢州夏口失守,随后,敌军顺流而下,又破江州湓城。

    本来夏口失守后,寻阳这边很快就得了消息,立刻加强戒备,但是敌军来得很快,不攻寻阳,攻湓城。

    又在半路设伏,伏击从寻阳出发去救湓城的兵马,于是,湓城没救了。

    寻阳如今闭门自守,刺史、寻阳王萧大心召集江州各地兵马救援寻阳。

    而鄱阳郡离寻阳很近,必然要出兵。

    李笠被这两个坏消息弄得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不速之客是谁?

    是远在襄阳的岳阳王,这位居然来了个奇袭,连破郢州夏口、江州湓城两处江防要地,李笠觉得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从襄阳到湓城,沿途的汉水、长江防线都是纸糊的么?

    居然能让岳阳王奇袭得手?

    夏口不是江防要地、重兵把守么?湓城也差不到哪里去,怎么就和纸糊一般?

    纸糊的河防,纸糊的江防,纸糊的城防,纸糊的兵马!

    接下来,是不是轮到建康了?

    不要说进攻,正常防守都做不好,你们这帮出镇藩王是搞笑的么?

    李笠心中怒骂,确实被这消息震惊,出镇藩王的奇葩表现,让他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的心情。

    也不知天子听了这消息,是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李笠想到这里,耳边回荡起一段对话,仿佛是天子的自言自语:

    你们可能不知道,只用两三万人从襄阳杀到建康夺了皇位是什么概念。

    朕只用两个字来称呼这个人:父亲。

    朕经常说一句话,当年父死子继的规矩,挡不住朕来个兄终弟及当储君,如今,轻松灭掉上游三王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埋伏他一手,奇袭长沙、活捉河东王,李笠这张牌太好用了,邵陵王和岳阳王也死定了。

    反手给一个益州军东进,和朕的三皇子东西夹击江陵,来个瓮中捉鳖。

    请魏国出兵助战?但是不用怕,魏兵打不赢陈司州的兵。

    梁州军、司州军东西对进,夹击襄阳,很牛逼这个打法,魏国敢派兵救襄阳,一起收拾了。

    但魏国招惹不得,俘虏不能杀,放回去。

    再增兵竟陵、汉口,哈哈,侄子你想走汉水入江?做梦吧。

    再加强夏口防御,侄子快点,你不是要造反吗?你快点入江啊!别磨磨蹭蹭的。

    我家老三用三个月拿下湘州,哎呀,长沙反贼负隅顽抗,拖到今年才搞定。

    六弟时间不够用?兄长再给你一年时间。

    再给你一年时间!你来攻建康啊!

    什么,区区雍州水军能攻入建康?你能攻入建康?!朕沿途几道江河防线是纸糊的?

    你能攻入建康,把朕这个做叔叔的从御座上拉下来,朕!当!场!就把这个御案吃掉!!

    “府君?”

    主薄张铤轻声问,把李笠从魔性的旁白中拉回现实。

    他看着眼前一众佐官,说:“寻阳危在旦夕,本官当然要率军前去增援,不过...”

    “敌军,接下来是会攻打寻阳,还是直接顺流而下去建康?”

    “对方千里奔袭,最终目的地必然是建康,讲的是一个快字,要赶在各地官军增援之前,抵达建康。”

    “若我军走陆路去寻阳,就无法阻挡对方顺流而下。”

    “若我军集结船只,走水路北上抵达湖口,或许能挡住敌军,却....免不了一场大战。”

    “鄱阳舟师,战船不算多,征集民船以及备战,需要时间,若仓促出击,去了不过是送死...”

    “若逆贼已经启程往下游而去,我军是要追击的,所以,出击时船只、兵卒不能少!”

    李笠不是在和佐官商量怎么做,而是把当前的种种可能说清楚,然后直接告诉佐官们,要怎么做。

    “立刻召集郡兵...”

    “府君!”张铤打断李笠的话,有些焦虑的说:“方才有驿使送来公文,说天子率文武百官前往曲阿,祭拜先帝陵墓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李笠和其他佐官闻言一愣。

    寻常公文从建康送到鄱阳要数日时间,张铤面色凝重:“府君,按公文所说日期,御驾已然启程,算算时日,如今...”

    “如今天子和文武百官,即便没到曲阿,也差不多到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完,倒吸一口冷气:万一逆贼得知这消息,连夜顺流而下直扑建康,而天子及文武百官来不及赶回建康...

    湓城那边,至少能比鄱阳提前一日收到这消息,搞不好逆贼现在都已经出发,走到半路了。

    李笠只觉得后背发凉:这是天意么?老大你这么急着扫墓干什么?这下梁国就凉凉了!

    眼见着佐官们一个个面露忧色,李笠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琢磨了一下,说:

    “莫要担心,逆贼不会得逞,其一,夏口失守,消息传到寻阳,也必然会很快传到建康,陛下当时即便出城,也会返回。”

    “其二,湓城到建康,水路近千里,即便是轻舟快船昼夜兼程、顺流而下,也得花个一昼夜,但是,大军行动,不可能这么连续昼夜赶路,因为强弩之末,矢不能穿鲁缟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我们收到的是数日前建康的消息,但实际上,建康未必毫无防范,陛下定会返回建康。”

    李笠说话的语气很平稳,说的也很有道理,佐官们渐渐冷静下来,张铤的思路也清晰起来,补充道:

    “府君说得对,逆贼铤而走险,攻破夏口、湓城,不过是打了官军一个措手不及,如今建康必然有所准备,我等不必惊慌。”

    随后看向李笠:“府君,请下令备战,整顿兵马、舟师,北上增援寻阳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