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读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乱世栋梁 > 正文 第九十八章 雨
    傍晚,茶陵东北境,天空乌云密布,狂风大作,一场大雨,即将来临,而这距离上一场大雨,才过了一个时辰而已。

    在此扎营、守株待兔的湘州军将士,刚得出来走动、透气,只能陆续返回各自营帐,准备避雨。

    主将陈裕,看着满天乌云,又看看东北方向,思索起来。

    前不久,有消息传到长沙:朝廷派出数万兵马,从建康出发,乘船西进,要到上游司州,增援司州刺史陈霸先。

    船队逆流而上,必然会先抵达郢州。

    郢州州治夏口,位于长江中游南岸,其对面北岸,有汉水入江口——汉口,又有涢水入江口——涢口,而司州州治安陆,就在涢水上游。

    那么,这数万大军,按说该入涢水,但更可能是入汉水,前往上游襄阳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皇帝要动手了,目标不是入寇司州、占据安陆的魏军,而是襄阳的岳阳王。

    当日又有另一个消息传来:安成步道上,出现了一支扮做行商马队的军队。

    安成步道,是往来湘州、江州的一条通道,不过西段分为南北两个分叉,北面的“口”在澧陵地界,距离西北方向的长沙比较近。

    南面的‘口’在茶陵地界,距离长沙比较远。

    安成步道沿途,有湘州刺史、河东王萧誉布置的耳目,正是这些耳目,发现有兵马乔装打扮,意图经由步道分批西进。

    却因为连日降雨,被迫滞留沿途村落,因为这些人十分面生,不是经常往来步道的商队,所以很快引起怀疑。

    驻防茶陵的陈裕,得了消息后,先派人去长沙告急,然后带兵出城,抵达东北境,当道下寨。

    虽然敌军更可能从澧陵方向出步道,但是连日大雨耽搁行程后,对方也可能担心行踪暴露,便舍近求远,从茶陵这边绕行。

    他扎营的位置,西边是群山,东边是河,河的另一边也是群山,所处位置是大队人马必经之处,绕是绕不过去的。

    却又因为地形狭长,敌军即便兵力众多也施展不开,只能硬着头皮来攻。

    但是,连日降雨使得野地里一片泥泞,敌人来攻,行动艰难,纵然再骁勇善战,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雷声阵阵,陈裕看着天空一片乌黑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不一会,雨水落下,很快便连成线,天地间一片白茫茫,雨珠落在泥泞地面,溅起无数水花。

    绽放的水花,旋即被脚踩碎。

    湘州军将士等了几日都没等到的‘不速之客’,在瓢泼大雨中出现,一个个手持盾牌,行走在泥泞中。

    但他们出现的方向不是东北面,而是东面河边。

    箭楼上警戒的哨兵,发现东面河边水里忽然钻出许多人,冒雨向己方营寨扑来。

    哨兵惊诧之余,奋力吹响号角,并拿起长弓,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湘州军的营地,周围一片开阔,来袭的敌军在毫无遮挡的空地上,就是一个个活靶子,一射一个准。

    但是连日降雨,到处湿漉漉,弓力下降很快,射出去的箭矢软绵绵,根本就没有威力,也射不远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一旦敌人靠近,还是得射。

    在雨中强行射箭,若用的是筋角弓,过后这张弓就废了,桑木弓倒是好些,勉强能用,废了也不可惜。

    大雨瓢泼,冲上营栅防守的将士,很快做好了射箭的准备,但雨水落在脸上,会不停流进眼睛,时不时要抹一下,不太好瞄准。

    他们难,但敌人更难,因为行走在泥泞之中,快不起来。

    陈裕冒雨登上箭楼,看着泥泞里不断移动的敌军,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敌将疯了么,下大雨时打仗?派出的还是这一小撮兵?

    他已命令登上营栅的弓箭手,放敌人进入二十步距离再射箭,因为这个距离上,即便是雨中射箭,射出的箭威力也不小。

    结果敌军在即将接近四十步距离时,停下脚步,持盾挡在前方,就这么在雨中泥泞里候着,似乎是在酝酿着什么。

    陈裕不敢大意,却不可能让全军将士都出来淋雨,便做好安排,一部分人上营栅防御,一部分人在营帐里候命。

    虽然己方兵力明显多过对方,但现在下着大雨,到处一片泥泞,他不可能派兵出击。

    对方明显是疯子,这种大雨天气也来攻营,真不知其主将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莫非是被什么妖道骗了,烧符纸成灰,然后混在水中让士卒们喝下,就以为能够在雨中骁勇无比?

    现在,将士们发现不对劲,便不敢靠近了?

    双方就这么在雨中对峙,因为东南风大作,所以面朝南方的湘州军将士,脸上被雨水不断‘浇灌’,颇为难受。

    再难受也得守着,免得被距离营寨不远的敌军偷袭。

    陈裕等了一会,等不到敌军的进攻,看着外面泥泞里不动的敌军,再看看冒雨坚守的部下,忽然想到一点。

    下令让伙夫煮一些姜汤。

    “姜汤?”

    左右先是一愣,随后看向营外,只觉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他们脑子烧坏了,想靠着淋雨对耗,耗得我军将士受风寒?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吧,不然他们杵着做什么?”陈裕笑起来,笑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我军当道立寨,自步道出来的大队人马,没第二条路可走,当然,若是小股精锐徒步翻越山岭,倒是可以绕过去,可他们又如何能攻长沙?”

    “这里地势颇高,虽然临河,却不会被水浸泡、冲刷,如今连日大雨,到处一片泥泞,他们还有什么办法,能破我军营寨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却见东南面河流的上游,有大量竹筏顺流而下,其上都坐着人。

    因为连日大雨,所以平日里水位较低的河流,此刻水位暴涨、浪花激荡,竹筏的移动速度很快。

    按说被激流裹挟的竹筏很容易在弯曲河道处倾覆,但乘坐竹筏的人似乎很娴熟,舞动手中竹篙,让竹筏在河道里左右避让,十分灵活。

    眼见着一样望不到头的竹筏队,就这么从北面顺流而下,陈裕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就是经由安成步道来犯的敌军,如今趁着大水,乘坐竹筏顺流而下,要绕过他们的营寨,往下游...

    下游就汇入茶陵边上洣水,洣水汇入湘水,而湘水下游是长沙!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裕打了个冷颤,对方就没打算要强攻这里,而是走水路绕行,只要够大胆,就能乘坐竹筏一路顺流而下,直达下游长沙。

    因为连日大雨,地面泥泞,茶陵这边想派人往长沙告急,骑马是不行的,快不过走水路顺流而下的船只。

    按说没人敢在大雨瓢泼、河水暴涨之际,乘竹筏在湍急的河中顺流而下,所以,下游极大可能麻痹大意。

    陈裕就担心这些人混进长沙城、暴起发难,那就不妙了!

    事不宜迟,他立刻下令:“快,出击!把他们拦下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