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读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乱世栋梁 > 正文 第八十二章 鄱阳渔鼓动地来(续)
    一片汪洋之中,到处都是鼓声,梁军士兵击鼓划船,四处出击,但他们的敌人,已经没有多少反抗之力,没有淹死的,也不过是苟延残喘。

    一处土丘上,磨盘大的地方,挤满了人,宋子仙看着这些惊恐的幸存者,决定继续逃亡。

    他和部下骑马出逃,但是水已经接近马匹下巴,走在水中,几乎是踉踉跄跄。

    因为身上湿透,水冷风更冷,所以他冷得瑟瑟发抖,鼻子发痒,接连打了几个喷嚏,已然是着凉了。

    然而,心更凉。

    到处都是水,到处都是呼喊声、求救声,到处都是鼓点声。

    鼓声来自一艘艘快船,那是曲阿梁军乘船出击,快船在水面快速前进,如同冲入羊群的狼群,肆无忌惮啃咬着猎物。

    许多在水面沉沉浮浮的士兵,被梁军船只近身,只要敢反抗,就会一棍子敲昏,甚至被弓箭射死,被长矛捅死。

    而宋子仙的部下都是骑兵,基本上没几个会水,在凌晨突发的大水之中,已经伤亡惨重,许多人不知去向,或许是被大水卷走,或许已经溺水身亡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么多骑兵折在大水里,宋子仙心如刀绞,他戎马多年,不是没吃过败仗,但从没遇到水攻。

    在大水面前,无论将士多么英勇善战都没有用,只是须臾,就消失在水里,一个个大活人,就这么没了。

    但宋子仙来不及感慨,因为他如今也自身难保,虽然骑在马上,但水已近胸,让他心中恐惧。

    不会水的人,身处一片汪洋之中,随时会沉下去,心中只有恐惧。

    他紧抓缰绳,生怕自己失足落水,而随身弓箭浸泡在水中,已经没法用了,坐骑涉水行走,十分艰难。

    水很浑浊,根本就看不清地面是什么情况,宋子仙当然急着逃命,但马匹踉踉跄跄走着,很容易踏空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、“啊!啊!救命!”

    旁边传来呼喊声,却是一名随从马失前蹄,坐骑陷入水中,人也跟着沉下去,然后拼命冒出头,挥舞双臂挣扎着。

    左边有人靠近,想要搭救同伴人,却也马失前蹄,人和马沉入水中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都不懂水性,挣扎片刻,就消失在水面,其他人见状愈发惊恐,但又不敢强迫坐骑快走。

    他们走得慢,但梁军船只来得快,眼见着几艘船左右包抄过来,宋子仙心中绝望,拔出佩刀,无助的挥舞、呼喊着。

    他能左右驰射,能使马槊,还会舞刀盾,一身武艺,等闲之人无法近身,但身陷水泽之中,如同羔羊一般,毫无反击能力。

    驾船靠近的梁军士兵,见着这几个骑马,知道是大鱼,又垂死挣扎,便抡起长矛一敲,如同敲鸡蛋般,把这几个敲昏。

    随后围上去,轻而易举将其抓上船,捆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而在水中嘶鸣、挣扎的战马也是宝贝,可不能浪费了,能救则救。

    早有准备的士兵们,将随船拖来的竹子作为浮漂,用绳索穿过战马腹部,依靠两捆‘浮漂’将其托起,确保其头部露出水面,身子浮起。

    汪洋之中,到处都是繁忙景象,梁军将士化身渔民,在水中打捞着各种渔获。

    叛军将士有的抱着漂浮之物,在水中沉沉浮浮,有的攀在树上,苦苦挣扎。

    无数人为了活下去,为了能在树冠上有‘一席之地’,甚至相互推搡、拳脚相向,梁军士兵看着一棵棵挤满了人的树冠,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侥幸露出水面的叛军将士,绝大部分为了得救,老老实实被梁军士兵捞上来,少数起了心思想要夺船的人,无力例外被射死、捅死。

    又有大量漂浮在水面的布帛、帐篷等物,被梁军士兵捞起,大伙忙得不亦乐乎,就连划船助战的船民、渔民,见着这热闹现场,也笑逐颜开。

    他们给官军助战,官军已经提前发给他们钱帛作为报酬,如今在水面上到处捞人、捞物,些许小物件,他们据为己有,士兵们也不会管。

    这么好的发财机会,当然不能错过,而随后传来的消息,让所有人亢奋起来:逆贼侯景就在军中!活捉侯景者,有大富贵!

    哪怕只得尸体或者首级,也有富贵!

    这个消息,让梁军将士和助战百姓眼睛都红了,开始审问俘虏,并且更加用心搜索水面,甚至开始向佛祖祈祷,求佛祖保佑自己,抓到侯景。

    一处树冠上,攀着十几个士兵,他们不会水,在这被包围的树冠上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因为全身湿透,被凛冽北风一吹,不住打起喷嚏,抖若筛糠。

    他已经没了逃命的念想,只想着赶紧被梁军俘虏,好歹能踩在坚固的地面上,烤烤火。

    眼见着许多船只围过来,士兵们纷纷扔下手中任何会被人认为是武器的物品,等着对方来抓人。

    士兵之中,身着青衣的侯景,看着围上来的梁军船只,心中绝望。

    梁军水攻,旷野里没得躲,他见兵败已成定局,便和换了小卒衣服骑马出逃。

    却没能逃走,因为马匹失足落水,他被水卷走,左右也不知生死。

    侯景不会水性,差点淹死,幸好被树冠挂住,暂时保住性命。

    陆续攀上来的士兵,都不认识他,所以现在不担心被人认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,一旦被梁军运到曲阿,和其他俘虏碰面后,被认出来是迟早的事,届时,就只被梁军将帅辱骂,然后押到建康,下场悲惨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侯景有些恍惚,他打了一辈子的仗,也不是没打过败仗,却没想到,自己竟然是以这种方式,结束人生。

    梁军船只已经靠近,即将开始抓人,侯景忽然觉得心静下来,焦躁、悔恨、绝望、不甘等心情,都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他又想到了慕容绍宗,这个教授他兵法的名将。

    当他听到消息,得知慕容绍宗在围攻颍川时失足落水而亡,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一代名将,居然是这个死法。

    太好笑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,自己一夜之间,被敌人水攻打得全军覆没,又有什么底气,去嘲笑慕容绍宗。

    慕容绍宗失足落水,应该是个意外,而他,是被人轻轻松松击败的。

    眼前,浮现出慕容绍宗的面孔,笑眯眯的,侯景觉得,对方在嘲笑他。

    带来的百战精兵,还有那么多骑兵,都没机会交锋,就全都被大水卷走了。

    这一仗,输得好惨!

    “你!把刀扔下!”

    呼喊声把侯景拉回现实,他发现树上已经只剩下他一个人,其他士兵,都已做了俘虏,而围在树冠周围的船很多。

    有梁军士兵勒令他放下武器,束手就擒,四周时不时响起鼓声,听起来好吵。

    他不可能逃得了,所以...

    想到自己一直看不起的高老三(高敖曹),临死前的表现,侯景拔出佩刀,向天一指:“我不服!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贺六浑和黑獭能打下基业,而我,却一事无成!”

    说完,他看着周围的梁兵,大笑起来,他要自刎,不过,不想这么隐姓埋名的死去,否则连高老三都不如。

    “我,就是...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一箭飞来,正好射中他持刀右手。

    手被射穿,刀落下,侯景疼得身体摇晃,也跌了下来,被士兵们抓住,反绑双手,堵上嘴,因为他们看出此人要自尽。

    不远处一艘船上,李笠放下弓,向一旁的黄?说:“呐,要自尽就得快,废话那么多,现在,想死都死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小卒,自刎都那么多戏,真是搞笑。”

    黄?笑着点点头,对李笠的射术十分佩服:站在摇晃的船上,射中三十余步外摇晃的手,可不容易。

    旁边船上的郑原却眉头紧锁,让人把船摇过去,似乎是要查看俘虏,李笠见状笑起来:“不过一小卒而已,莫非是熟人?”

    几艘船上的士兵,都是李笠的部下,所以郑原很轻松就把那自尽未遂的俘虏带过来。

    距离李笠两三步距离,激动万分的呼喊着:“侯景!是侯景!”

    这样喊,许多人愣住了,李笠有些回不过神,他之所以射箭,是想活捉俘虏,却不是因为认出那人是谁,结果....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再说一遍?”黄?发问,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郑原抓着奋力挣扎的侯景:“此人就是侯景,他化作灰,我都认得他!”

    黄?并不清楚郑原的来历,所以觉得奇怪:“你又没见过侯景,如何确定是他?”

    李笠却身子一僵,看看郑原,又看看被俘的这个中年人。

    其人身材偏矮,身长腿短,宽额头,高颧骨,脸色暗红,头发稀疏,没有胡须,样貌寻常。

    眉目间,似乎有些深目高鼻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郎主!我当年在广州,见过他!”郑原呼喊着,李笠回过神来:广州?是阙南的广州,是李义孙之父李长寿守的广州!

    他听李义孙说过的,当年,李长寿在广州刺史任上被侯景攻破城池,遇害。

    李笠看着手中的弓,又看看眼前这怒目而视的俘虏,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。

    寒风吹过,他打了个冷颤,随后狂喜:哇,这下发达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