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读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乱世栋梁 > 正文 第五十二章 原来如此
    夜,延陵,王伟和主将郭元建接见赶回来的觇候,觇候从梁军营中己方细作那里获得一个重要消息:

    驻扎句容的梁军,其材官营带着名为“连弩”的武器。

    王伟听完笑起来:“连弩,原来如此,怪不得他敢带着操练不过月余的新兵打仗。”

    “连弩?”郭元建有些疑惑,他没见过什么名为“连弩”的弩,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王伟解释:“据说那是蜀汉丞相、诸葛孔明所制快弩,又称‘诸葛连弩’,可齐射数箭,一旦大量弩兵以其攒射,杀伤极强,只是未见实物,不知结构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王公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李笠既然只让新兵练弩,且随军偷偷带了许多连弩,想来就是打算交战时,突然拿出来用,想以此把我军打得措手不及。”

    王伟说到这里,笑起来:“练了一个月的新兵,当然打不了仗,不过,站在阵中以连弩射击,倒是能杀伤不少士兵,这李笠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郭元建问:“他还擅长攻城,所以,侯王才想要将其生擒,为己所用?”

    “正是,这样的人才可不多得,能招揽当然要招揽。”王伟说完,问那觇候:“他有没有说,那两个鄱阳人,交谈时说的是什么话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了,那两个鄱阳人说的是鄱阳话,以为旁人听不懂,结果他听得懂,正好在旁边喂马,就全听了去。”

    王伟沉吟着:“鄱阳话...你先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觇候离开后,王伟对郭元建说:“若那两人用建康话交谈,必然是故意说给旁人听的,那么,这消息要反着听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李笠是鄱阳人,带来督军的部曲,是其鄱阳同乡,他们以为新兵听不懂鄱阳话,就用鄱阳话交谈,那么,这消息就很可信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公,既如此,待得交战时,我军要如何防这连弩?”

    郭元建问,王伟足智多谋,仿佛天下没有什么不知道的事,所以侯王十分倚重,他们这些将领,也对王伟佩服得很。

    “容易,列阵推进时,以刀盾兵在前即可,连弩再厉害,也不过是一种弩,虽然能连发数矢,但威力想来也就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若真是无法抵挡的神兵利器,当年诸葛武侯早就灭了曹魏、孙吴了。”

    王伟说着说着,感慨起来:“连弩,我也只是在典籍中见过,却不知那李笠是如何制作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郭元建笑道:“无妨,等我军大获全胜,抓了李笠,又得连弩实物,王公可仔细问问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次随军出征的梁国材官将军李笠,王伟不忘交代:“此人擅长器械、攻城术,居然能速下寿阳、钟离,还能制作飞天器械。”

    “若能为大王效力,那么接下来的攻城战,就好打许多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我尽可能留他性命。”郭元建说起即将打的仗,十分轻松。

    他们分兵攻打三吴,建康城里的皇帝果然坐不住了,派西昌侯萧渊明率军东进,抵达句容。

    细作探得明白,这支军队兵力近万,接下来,很可能要攻打延陵。

    所以,不久之后,郭元建就要率军和萧渊藻决一胜负,这一仗,他有绝对信心打赢。

    至于能否活捉那材官将军李笠,郭元建不敢说十成把握,不过王伟亲自来督战,就是为了这个李笠,可见侯王有多重视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王公,我就担心活捉了他,却无法让他给侯王效力呀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你们只管把他带到我面前。”王伟总是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,“我只需三言两语,必能说得他心锐诚服,为大王效命。”

    见郭元建有些疑惑,王伟解释:“这萧氏自立国以来,一向压制寒人武将,那李笠如此卖命,必然是想着以军功晋升,我只需告诉他现实,他自然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王伟对梁国的制度有些了解,发现一个很可笑的事实:梁国朝廷压制武人,设了重重障碍,避免寒人以军功提升地位,乃至跻身士族。

    这个制度,王伟琢磨过,介绍起来:“梁国的将军号,不入官制,自成体系,经三次革新,如今分为三十四班,班多为贵...”

    “一到七班,为流外军号,等同流外官,是专门给寒人武将设置的。”

    “八班以上,等同流内官,有二百三十个将军号。”

    郭元建听到这里,惊叹:“二百三十个将军号?萧氏这是要鼓励军功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也这么认为?”王伟笑起来,笑容有些冷:‘这就是萧老翁的高明之处,可惜,瞒不过有心人。’

    “将军号,有重号、杂号将军之称,梁国的将军号,三十班起,才是重号将军,共三十五个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七班到二十九班这流内杂号,有一百九十五个将军号,就是故意多设,糊弄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想,走台阶上高楼,高低不变的前提下,台阶多了,跨步是不是就多了?”

    郭元建点点头,王伟又说:“梁国的士族子弟入仕,起家将军号,最低都是十三班,而寒人呢?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从底下的流外将军号开始,不断立军功,才能一级级向上爬,要升到流内十三班的将军号,之间隔了一百三十多个台阶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,这些人,要立多少次军功,立多大的军功,才能转班转到十三班军号的位置?他们有这个命来博么?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算,门第更高的士族子弟,起家的将军号更高,譬如二十三班的宁远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宁远将军,这军号怎么这么熟悉?”郭元建喃喃着,王伟提示:“采石守将,宁远将军王质。”

    “喔,是他,那个不管采石防务,直接逃跑的废物?”

    “对,然而他是琅琊王氏子弟,所以将军号不能低,一上来就是二十三班的军号,如何,武德充沛吧?”

    “是,是...”郭元建笑起来,差点笑岔气,“武德充沛,真是武德充沛呀!”

    王伟也笑起来,笑容里带着愤世嫉俗,带着不甘。

    “萧老翁把军号设置这么多,看上去是鼓励军功,其实就是增加台阶,要断了寒人以军功改变门第的念想,士族一直是士族,寒族,就永远是寒族!”

    “哪怕寒人再能打,也得慢慢爬这军号台阶,两百多个台阶,一辈子都爬不到重号将军的位置,别想把门第升上去!”

    “门第升不上去,他们的儿子,起家将军号,还得从台阶底部开始,重新爬一遍!”

    “那些士族子弟呢?起家军号,最低也能在台阶的中段,哈哈,这就是萧氏的武德,寒人上战场卖命,除非有权贵提携,否则一辈子也别想出头!”

    “他们把寒族武人死死压住,压了几十年,将帅凋零,事到如今,能带兵打硬仗的良将没几个,还有脸给萧老翁谥号‘武’?”

    王伟说着说着,脸上满是讥讽。

    “等你们把李笠带到我面前,我就让他数一数,军号班位,到底有多少层台阶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想一想,这一辈子要立多大的军功,立多少次军功,才能爬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,他儿子,还得重来一遍!”

    “为何会如此?因为在萧氏眼中,他这种出身连寒人都算不上的人,子子孙孙,世世代代,都是贱种,都是被世家高门子弟踩在脚下的草芥!”

    “看看,看看萧氏立国四十余载,到现在,有几个良将?没有几个,因为许多将帅种子,已经在走台阶的时候,累死了。”

    王伟说着说着,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上品无寒士,下品无士族,当官看门第、阀阅,一个人若出身微寒,那么即便此人再有才华,也很难有机会当官。

    对此,王伟不服,对于那些占据高位的废物,永远都不服。

    凭什么那些废物一般的人,明明没什么才学,既无文韬,也无武略,却靠着家世好,轻轻松松做官,舒舒服服过日子。

    朝廷在洛阳时是这样,后来迁到邺城,还是这样,那些世家高门子弟,占据高位、尸位素餐,而许多有才学的寒人,却只能当个吏。

    所以出身寒族的王伟不服,只要有机会,就一定要证明自己的能力,证明自己丝毫不比那些世家子弟差。

    无论自己的府主是什么人,要做什么事,只要愿意听他的,他就要出谋划策。

    南朝的王谢高门,王伟早已闻名,所以,就想等到破城之后,看看这些天生贵种们,匍匐在侯王面前叩拜、一脸谄媚的模样。

    而那些出身高贵的名门闺秀,一个个都得给侯王以及将领们做暖床的奴婢。

    郭元建听王伟解释梁国的军号制度,大概明白对方要如何劝降李笠。

    李笠出身不好,如此拼命表现,大概是想着凭借军功向上爬。

    只要王伟让对方意识到,这不过是一场梦,那么,梦醒后的年轻人,会向现实屈服的。

    在压制寒人武将的萧氏那里,立功再多,也不过是啃骨头的狗。

    而在侯王这里,立功就有赏,功劳越大,奖赏就越多,可以做吃肉的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