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读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乱世栋梁 > 正文 第三十章 富贵
    夜,台城,西华门,守将、临贺王萧见理喝酒喝得酩酊大醉,在城楼里睡着了,外面,吹着夜风的士兵们,听着楼里传出的鼾声,极度不满。

    心中咒骂着:我们在这里忍饥挨饿,你在里面大吃大喝,吃剩的拿去喂狗也不给我们留点!

    要是叛军入城,是你们这帮姓萧的倒霉,又不是我们!

    士兵们愤愤不平,却敢怒不敢言,临贺王萧见理性格残暴,左右稍有不如意就会挨打,遑论他们这些底层士兵。

    眼见着台城被围已经有数月,勤王兵马迟迟未能解围,台城里缺粮,疾病横行,许多士兵都饿得两眼发昏,又目睹同伴病死,已经渐渐绝望了。

    现在头上还有人骑着,作威作福,大伙给萧家卖命,却连萧家子孙的狗都不如,简直是...

    正愤愤间,有人登城,往这边走来,随行数十人,看样子是夜巡将领来查岗,士兵们赶紧抖起精神,等候检查。

    却见来人是助防沈子睦,及其手下。

    沈子睦居然带来不少饭菜,犒劳大伙。

    饥肠辘辘的士兵们十分高兴,纷纷聚过来,一边道谢一边狼吞虎咽吃起饭菜,虽然这些饭菜很简单,但对于士兵们而言,就是山珍海味。

    “大伙都饿了,多吃些,如此才有力气,大王呢?”

    沈子睦问,好像自己没有听见楼里传来的明显鼾声,士兵们回答:“大王在里面休息,已经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那我在此等候。”

    一个士兵看看城楼,又看看沈子睦:“将军,城头风大,夜风吹多了会着凉,还请将军到楼里候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嗨,诸位在此为国效命,我躲到楼里避风,不好。”

    沈子睦这么一说,士兵们面色复杂,看看手中碗里盛着的饭菜,又听听楼里传来的鼾声,想想方才大伙忍饥挨饿,楼里某人却喝酒吃菜,心中愤愤。

    沈子睦见自己三言两语就让众人面露不平之色,于是心中有了数。

    看着城楼,心中冷笑: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,既然你这样对我,那么,别怪我自谋富贵。

    沈子睦示意手下悄悄分散开来,站在箭垛边,避免士兵们靠近箭垛、往城外看,自己则有些紧张,不住摩挲着佩刀刀把。

    曾经,他是临贺王萧正德的心腹,多有任用,参与各种谋划,不过临贺王去世后,世子萧见理成了临贺王,他就靠边站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的手下也跟着靠边站,故临贺王当年给他们偷偷配的环锁铠,悉数被萧见理收回。

    待遇急转直下,沈子睦虽然恼怒,却无可奈何,他跟着萧正德的时候,鞍前马后跑腿,得罪了不少人,若脱离了临贺王府的庇护,会被仇家整死。

    所以沈子睦只能忍,忍着忍着,就不需要忍了。

    因为现在,他有了一个更好地选择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箭垛附近传来的动静,让正聚在一起吃饭的士兵们回头张望,发现箭垛处站着放哨的人很平静,便继续吃饭。

    吃着吃着,发现不对,再看过去,却见有人出现在箭垛外沿:这是从外面爬上来的人!

    定睛一看,发现箭垛处扒着铁爪,这下,士兵们反应过来了:敌人趁夜登城了!

    那么...

    沈子睦见士兵们拿起武器,赶紧低声说:“大伙是要富贵,还是给临贺王、给萧家子孙做狗都不如的苦工?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士兵们愣住了,沈子睦继续说:

    “我,投了外面的侯王,今夜便是破城之时,承蒙诸位方才关心,让我去避风,好,我便带着大伙一起搏个富贵,不比给萧家子孙做牛做马强?”

    “我们帮着侯王入城,那皇帝老儿就完了,萧家子孙也完了,侯王改朝换代做皇帝,我们这些有功之人,岂不是开国元从,个个当大官?”

    积怨被沈子睦三言两语点燃,士兵们点点头,拿起武器,跟着沈子睦往城楼摸去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夜,呼喊声划破台城的宁静,城西的西华门洞开,有大量士兵手持火把,从外经由西华门进入城内。

    围城四个多月后,侯景军终于攻入台城,而台城里,有梁国的皇帝、皇太子,有权贵,有宗室,有很多大官。

    还有很多女人!

    无数火把汇聚成火龙,穿过西华门,向城内窜去,兴奋不已的将士们,要把台城搅个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王伟骑马穿过西华门,看着城内渐渐骚动起来的火光,又看看一旁醉醺醺的临贺王萧见理,心中激动不已:终于,终于入城!

    “快,喊起来,让所有人都知道,我军入城了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很快,如潮的欢呼声响起:“破城了!破城了!!”

    前方街道传来打斗声,王伟不以为意,城门洞开,己方将士入城,城内巡夜队伍临时组织起来的反击,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看着满脸陪笑的沈子睦站在旁边,王伟没有居高临下,而是下马后再与对方交谈:“沈将军,皇宫怎么走,可要指明方向。”

    王伟是侯景的谋主,沈子睦见对方如此礼遇自己,更加激动,觉得自己果然没有选错,赶紧前方带路:

    “且随我来,皇宫就在那边!”

    王伟没有上马,示意身边诸将:“好,诸位跟着沈将军,且到皇宫走一遭,沾沾王气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!”

    众将笑起来,策马前进,在沈子睦的带领下,向皇宫扑去。

    王伟看着己方兵马势如下山猛虎,不由喜上眉梢。

    台城才是关键,哪怕你们攻到了台城东面外墙边,但和台城还隔着一道城垣,还隔着东宫!

    等明日天亮,你们看到诸位皇孙在城头列队时,会是何种表情?

    真是让人期待啊!

    王伟真想放声大笑,围着台城的箭楼,现在都有弓箭手严阵以待,即便皇帝和皇太子乘坐那飞天怪物飞出去,也会被射下。

    所以,大事定矣!

    他又派人将己方破城的好消息告诉侯景,毕竟傍晚时,东面土山失守,大王脸色可不好看。

    结果报捷的人还没走出去几步,却听得城内己方进军方向的街道上,传来呼喊声。

    呼喊声越来越大,渐渐如潮水般涌来,王伟仔细听了听,听出是:“前进!前进!前进!”

    这声音渐渐盖过了己方呼喊的“破城了”。

    王伟觉得奇怪,因为今夜入城的兵马,说建康话的新附兵很少,因为这些新附兵大多被调到东面守土山去了。

    随后,惨叫声不断传来,正在前进的队伍,似乎渐渐放慢脚步,前方又传来喊声:“得侯景首级者,封河南王!”

    台城守军如此垂死挣扎,喊出的悬赏如同笑话,王伟不以为意,然而见己方队伍居然慢慢停下来,心中不快,喝道:“怎么回事!往前走!”

    但队伍走不动,王伟知道现在还不是懈怠的时候,喊起来:“快入城,去皇宫,莫要贻误战...”

    前方如潮的呼喊声,淹没了他的声音:“得侯景首级者,封河南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