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读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乱世栋梁 >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摇钱树(续)
    鄱阳郡廨,厅事,鄱阳内史范胥看着手中公文,有些回不过神,这段时间,治下接连有好消息传来,让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首先,是北鄱水畔的新平,有人烧出了白瓷,这可不是碰运气烧出来的,是能够稳稳烧出来的。

    消息传来,范胥颇为激动,派官吏随鄱阳王世子一道,去新平实地勘察,确认无误。

    那么,官窑的设立已成必然,而鄱阳郡每年上缴朝廷的贡赋,自然就多了白瓷这一项。

    新平自古就能制陶,后来又能烧瓷,但历朝历代鄱阳内史(太守)任上,也就只能烧出青瓷。

    结果他到任没几年,新平忽然能烧出白瓷了,随后设官窑,此事既然是在任内发生,政绩当然算他的。

    然后,没过一个月,南鄱水畔的乐安县也传来一个振奋人心的消:乐安发现铜矿,可用胆铜法开采,初步预计产量惊人。

    这得设立官冶才能办到,虽然只是消息,也足以让人振奋不已:朝廷缺铜,以至于不得不发行铁钱,若鄱阳郡乐安县果然有大铜矿,那可是棵摇钱树。

    在乐安用胆铜法开采出来的铜,可以很方便的经由水路外运,若真的数年后能达到每年出铜十余万斤,可是不得了的大政绩。

    这件事,还是在范胥任上发生,如此之巧,让范胥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所谓“否极泰来”,就是这个意思吧?

    范胥放下公文,见佐官们一个个喜上眉梢,自己心中也颇为高兴,想想之前的经历,只叹人生无常。

    之前,范胥为国子博士,有东魏使节抵达建康,他作为主客,接待对方。

    一如历年惯例,宾主双方会文斗,也就是舌辩,结果范胥在舌辩之中败下阵来,被清流讥讽。

    因为这件事,范胥有些郁闷,后来恰逢鄱阳内史柳偃病故,于是他离京外放,到鄱阳任职。

    这个任命让范胥更加郁闷,因为他仿佛是在建康待不下去,无奈之下逃到鄱阳避风头的。

    结果,今年刚开始没多久,治下就接连发生两件大事,所以范胥真觉得自己是不是时来运转、否极泰来。

    喜讯来得太突然,他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长官在发愣,佐官可不会发愣,如今是难得的机会,在场佐官们一个个群情激奋,几乎要挽着袖子、拍胸膛保证要为‘明府’排忧解难了。

    “明府!新平事小,乐安事大,此事必然上达天听,可那铜矿开采后,到底产量能否如乐安县所说,必须查证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“明府!下官不才,愿往乐安,现场勘查!”

    “明府!下官在乐安多有故旧亲友,对当地风土人情多有了解,下官请为明府分忧,到乐安实地勘察!”

    “明府!卑职是乐安人,家中多有亲朋,定能把这件事摸得清清楚楚,卑职愿为明府分忧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寻阳,江州州廨,厅事,江州刺史、湘东王萧绎看着手中公文,又看看面前侯命的鄱阳郡廨官员,有些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大铜矿?设官冶后,数年后年产就能达到至少十余万斤铜?

    胆铜法?水法练铜?轻而易举?不用开山挖矿?

    真的假的?

    水里怎么能炼出铜来?

    萧绎觉得难以置信,但手中公文说得明明白白,又有去过乐安的鄱阳郡廨官员在此,随时等候询问。

    而且,之前少府丞徐驎已经急报台城,说得奇人献秘法,能在乐安开采大量铜矿,这件事,父亲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他干咳一声,极力压制心中震惊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问:“这胆铜法,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大王,所谓胆铜法,汉时已有...”

    “《淮南万毕术》,便记载‘曾青得铁则化为铜’...”

    那官员将胆铜法的来历,大概介绍一番,当然,仅限于概况,这法子具体是如何从‘胆水’里把铜‘取’出,因为保密,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萧绎当然不关心这秘密,他就想知道用胆铜法在乐安开采铜矿,到底能不能做到“年产十余万斤铜”。

    如果是,那可不得了,这乐安铜矿就是一棵摇钱树。

    而且,这件事是在他江州刺史任上发生的,可是不得了的政绩。

    就怕那些贪官污吏撒谎,万一他被骗了...

    萧绎又看向公文,鄱阳内史范胥亲自到乐安现场勘查,也看了胆铜法取铜的演示,又跋山涉水,亲眼看到乐安城外山林之中,确实多有浅蓝色的‘胆水’溪流。

    萧绎知道范胥的情况,因为范胥当年还做过湘东王府谘议参军,能力和人品都信得过,所以...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件事是真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萧绎激动起来:你在荆州任上平平无奇,如今,被我比下去了!!

    萧绎和五兄、庐陵王萧续有仇,有很多仇,所以只要能把对方比下去,无论什么事,都值得他高兴。

    更别说这样的大事。

    想到当年,自己因为鄱阳王府命案,莫名其妙被庐陵王弹劾,弄得灰头土脸,如今‘否极泰来’,萧绎几乎要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新年伊始,鄱阳接连传来好消息,首先是鄱阳新平有人烧出了白瓷,是货真价实的白瓷,萧绎知道之后,很高兴。

    现在,又有更让人振奋的好消息传来,那可不得了。

    萧绎喜上眉梢,命人赶紧撰文,向建康报喜,虽然少府丞已经抢先一步,但他作为江州刺史,所发捷报才是最正式的。

    想到徐驎抢先一步,萧绎又有些不快,因为这胆铜法,据说是一个游方道士献给徐驎的。

    徐驎是奸佞小人,萧绎很讨厌这种人,奈何对方得父亲信任,他也只能避而远之。

    结果,你个游方道士,在鄱阳地界这么多年,有如此秘法不呈与寡人,却献给那奸佞,是不是看不起寡人?

    还是,想要借此平步青云?

    萧绎自幼瞎了一只眼,所以变得极其敏感,总是怀疑别人看不起他,对于“道士献胆铜法”,心有不快。

    不过他想了想,觉得为这种事坏了心情不值得,看看一众喜形于色的佐官,很快再度高兴起来。

    “鄱阳乐安有水铜,此事干系重大,寡人要再次确认,诸位,谁愿到乐安走一遭,勘察实情?”

    立刻有人出列:“大王,下官不才,愿为大王分忧,到乐安勘察实情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