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读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乱世栋梁 > 正文 第二十三章 中的
    眼光明媚的上午,萧十一郎兴致勃勃的听课,讲课人是射箭初学者李笠,讲授的内容,是射箭时如何瞄准。

    然后,一群射箭老手旁听,此情此情,十分滑稽,因为李笠作为初学者,给一群高手讲射箭,简直就是班门弄斧。

    如同一只公鸡,给一群鸭子讲解如何在水面游。

    但是,李笠却不心虚,因为他有“克虏伯亲传心得”,不怕别人不服。

    所以,要消除萧十一郎在射箭上的心病,譬如射箭时该如何瞄准。

    虽然萧十一郎如今射箭准头不错,但实际上并不知其所以然,只是闷头练而已。

    如何瞄准,这个问题,也困扰着初学者李笠。

    博射时,常见靶距是二十步到三十步,只要射箭的人视力正常,总是能看见靶心,所以要瞄准靶心。

    但是箭靶再远些,比如八十步靶,弯弓搭箭后瞄准后,李笠发现一个‘可怕’的事实:目标(靶心,甚至还有箭靶)被弓把挡住了,根本没法瞄。

    这也是萧十一郎困惑的事情,虽然舅舅传授的口诀里,有关于如何瞄准的办法,但萧十一郎不理解,于是畏难情绪作祟,不想认真练。

    李笠要帮助小家伙化解心结,自己就得弄清楚这个问题,他也觉得难以理解:三点一线瞄准法,根本没法用。

    三点一线,指的是觇孔、准星和目标在一条水平线上,而觇孔、准星位于枪械上,是枪械的瞄具。

    三点一线是枪械的瞄准方式,却不适用于弓的瞄准。

    当射手弯弓搭箭时,因为箭搭在弓把一侧(拇指勾弦射法一般是箭搭在弓把右侧),那么射手瞄准目标时,目标实际上很容易被弓把挡住。

    这个情况,在射远距离目标时特别明显。

    三点一线的瞄准体系是觇孔、准星、目标,对应于弓箭手弯弓搭箭后,‘三点’应该是箭尾(对应觇孔)、弓把中心(等同于枪械准星)及目标。

    而如今,弓把是不可能开孔让箭矢穿过的,所以弓把必然阻挡人的视线,那么三点一线的瞄准方式,不适用于弓的瞄准。

    弓没有瞄具,既然没有瞄具、没有准星(弓把不开孔),所谓的‘直瞄’就不存在了。

    对此,射箭时的瞄准自有一套口诀和要领,确保弓箭手在经过长期训练之后,一样可以‘瞄准’目标。

    初学者李笠,如萧十一郎一样,感觉这套口诀和要领很“玄”,所以认为射箭时的瞄准是玄学。

    他花了一段时间练习、琢磨,结合自己所知的科学知识,画了各种示意图,才弄清楚这套瞄准方法的原理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不是实瞄(直瞄)而是虚瞄。

    通过弓把的几个参照点(参照点因人而异),然后想象出箭杆延长线或一些辅助线,在视野里形成一个虚拟的准星,替代本该存在于弓把中心的开孔(实际准星)。

    瞄准目标时,必须双眼睁开,而不是后世用枪射击那样,眯一只眼,用另一只眼通过枪械瞄具瞄准目标。

    李笠悟出了‘原理’,却无法用后世的名词和理论解释给萧十一郎听,于是他以“克虏伯瞄准法”为噱头,忽悠小胖子。

    用实物演示,先让萧十一郎理解什么是‘准线’。

    实物就是弩。

    一旁,蔡全和侍卫们见李笠居然拿一张弩来,给十一郎君讲解射箭该如何瞄准,简直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蔡全为阅武马容,统领一群武人,手里没点真功夫,服不了众。

    因为练了许多年的箭,见过许多初学者的奇思妙想,如今见李笠所作所为太过荒唐,蔡全心中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军中有弩兵和弓兵,弩和弓的瞄准方式截然不同,射箭时用弩的瞄准方法来瞄目标,那就是笑话!

    蔡全如是想,他怕表弟被李笠误导,‘误入歧途’,赶紧打断李笠的讲解:“弩的瞄准方式,和弓的瞄准完全是两码事!”

    “对,小人知道...”李笠点点头,不否认。

    他接下来的解释对与不对、辅助工具用得合不合理,并不重要,只要能帮助萧十一郎理解,解开心结、消除畏难情绪,那就行了。

    见周围一群人都在鄙视自己,李笠笑道:“弩、弓的瞄准确实不同,却是殊途同归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你说说。”蔡全也笑起来,“让我们看看,怎么个殊途同归法。”

    大伙都想知道李笠所说‘殊途同归’到底是怎么回事,认真听起来。

    李笠先让萧十一郎体验了一下弩的射击,体验弩的瞄准方式,然后开始讲解什么是“克虏伯瞄准法”(玄学版的三点一线瞄准法)。

    弩,因为射击方式和后世的枪械有些类似,所以瞄准方式类似于三点一线。

    萧十一郎拿着弩射了十几次,对于李笠所说‘三点一线瞄准’有了理解,树立了“瞄准原则”的概念,并知道何为‘准星’。

    基础有了,李笠的讲解进入第二阶段。

    他拿出一张加装了‘附件’的弓,惊起旁人一片哗然:这是什么怪弓啊!!

    蔡全把这张特制的‘教学弓’拿在手里,看着弓把一侧多出来的圆圈状‘瞄准器’,又看看李笠,真想说“你疯了?”

    自古以来,从而没听说过有谁给弓把上加装‘瞄准器’或‘准星’!

    “其实这不是准星,因为最好的准星,应该在弓把中心点。”李笠拿着这把特制弓,向萧十一郎和其他人讲解。

    “若在弓把中心开孔,后果很严重,因为开弓后,连同弓把在一起的弓身,承受着巨大力量,若开了孔,弓很容易从开孔处断裂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这瞄准器,其实是辅助装置,为的是方便...”

    李笠看向跃跃欲试的萧十一郎,说:“方便郎君理解防阁传授的瞄准口诀和要领。”

    “掌握要领之后,这玩意就可以取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笠在众人怀疑的目光中,将‘教学弓’的辅助瞄准办法(他自己琢磨出来的)介绍给萧十一郎。

    萧十一郎听得似懂非懂,立刻拿来练习射箭。

    弯弓搭箭,借助‘瞄准器’,瞄准靶心,然后撒放弓弦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声,一名弓手面部中箭,连个“啊”字都没喊出来,两眼一翻,向后倒去,旁边同伴见状,吓得蹲下。

    他们共有二十六人,聚集在这高地顶部小栅,要不停放箭掣肘来犯之敌,策应主寨。

    高地易守难攻,四周都是陡坡,敌人想要强攻,必然伤亡惨重,而他们有很多箭,足以撑上较长时间。

    来犯之敌,派了许多人在坡下对射,但对方准头很差,箭矢到处乱飞,一看就知道是新手。

    然而,当中一人截然不同,一支箭就带走一条人命,以一己之力把他们死死压制在这里,不敢冒头。

    此刻,众人蜷缩在木栅后,一人用木棒顶着个罐子,小心翼翼伸出去,让罐子的底部伸出木栅,如同一个头。

    等了片刻,没见动静,另一人拿着弓箭,小心翼翼伸头查看。

    结果刚冒头,一箭飞来,正中脑门。

    喊都来不及喊,就这么后仰倒地,其他人见了,面色发白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对方是个神射手,四五十步距离,接连射了五箭,连杀五人,没有人再敢冒头。

    耳边传来呼喊声,那是旁边寨子里传来的动静,贼人已经攻入寨子,现在看来,情况不妙。

    他们看着寨子里升起的滚滚浓烟,心中焦急,却不知该如何是好,外面有神射手虎视眈眈,根本就下不去。

    “拼了!”

    有人低声喊着,大伙商量片刻,决定玩命,一拨人负责用木棍撑起陶罐,其他人负责射箭。

    几乎是一瞬间,两拨人一起行动,头和陶罐同时伸出木栅,只是陶罐就这么杵着,而人开始弯弓搭箭。

    外边是坡地,起起伏伏,有树木、灌木,来犯之敌就藏在其中,却看不出那神箭手躲在何处。

    “嗖”的一声,一箭飞来,射中一人面门。

    其他人大惊,往来箭方向看去,却见一人在灌木丛里露出半截身子,一副刚射完箭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射死他..啊!”

    又有一人被射中面门,惨叫后倒下,那神箭手随后横着跑动,众人立刻瞄准,撒放弓弦。

    然而,对方一直在躲闪,射出去的箭一一落空,反倒被对方逐一放箭,一支箭,一条人命。

    玩命对射,射不过,对方毫发无损,己方又死了五人。

    其他人吓得蹲下,瑟瑟发抖,再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连杀五人的郑原,躲到一处石头下,看着周围一群新手,只觉有些无奈:这帮人第一次实战,一个个紧张得不行,射箭都没有准头。

    还有不少人身上中箭,也亏得穿了环锁铠,而且对方的箭不怎么样,所以无一伤亡。

    带着新手来历练的郑原等‘’高手,见这帮人表现失常,无奈归无奈,但也能理解:谁没有第一次?

    想想自己第一次作战时的表现,也没好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号角声传来,郑原循声望去,见后续队伍已经靠岸,往这边过来,心中有些期盼:这帮人,表现会是如何?

    空地上,身着环锁铠、戴着铁面的梁森,见郑原已经带人压制了高处的弓箭手,心中大定,招呼着同样披坚执锐的少年们,向前方寨子冲去。

    他们刚划船靠岸,顾不得休息就上岸往这边过来,高手刘犊子率领的‘先登’,已经冲入寨中,梁森带着少年们作为后续,就要投入作战。

    见着第一次作战的少年们兴奋又有些紧张,梁森挥舞手中环首刀:“我们练本事,就是要见血的!”

    “一会要杀祸害百姓的混蛋,他们不是人,畜生都不如!”

    “莫要怕,随我来!把这帮贼人的老巢给端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