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读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乱世栋梁 > 正文 第八章 轮到我了
    彭蠡湖畔,一处湖汊内,数艘小船正在游弋,船上男子捕捞着水中游鱼,岸上小山的寨子里,人们正在忙着干活,。

    今日天气晴好,许多人将家中被褥、衣物浣洗后,拿来晾晒。

    又有孩童在屋檐下挂鱼,这些鱼已经杀好,阴干之后变成鱼干,可以长期保存。

    淡淡的鱼腥味随风飘到寨子最顶端的小院,正在射箭的寨主钱五郎闻到了,鼻子动了动,随后撒放弓弦,离弦之箭命中三十步外的目标。

    在那里竖着个木桩,绑着个瘦子,头顶上放着个果子,果子被钱五郎射中后落地。

    天气炎热,那瘦子却觉得后背发凉,吓得浑身颤抖,裆部有痕迹出现,一股异味弥漫开来,将淡淡的鱼腥味挤走。

    周围站着的男子,个个带着兵器,见状面露鄙夷之色,钱五郎放下弓,揉了揉鼻子,厌恶的看着那人,却走上前,问:

    “说,他们在谋划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当家,小的真不知道...”瘦子哆嗦着回答,钱五郎冷笑数声,再问:“不如,你把果子咬在嘴里?”

    瘦子吓得面色惨白,“不,不,大当家,我、我、我说,我说....”

    “二当家,不、不,毕癞子他们想、想、想对付大当家。”

    钱五郎露出一副“果然如此”的表情,狞笑着吩咐左右:“你们都听到了?毕癞子想对付我!”

    那些男子笑起来,笑得很开心:大当家手下都是骁勇壮士,二当家毕癞子手下都是歪瓜裂枣,想翻天?做梦!

    钱五郎拍拍瘦子的面颊,继续问:“那么,他们打算什么时候起事?”

    “小的、小的听说,他们是要今日起事。”

    “喔,那毕癞子许了什么好处与你,让你给我茶水里下毒,嗯?”

    “小人、小人知道错了...”瘦子哭起来,钱五郎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人,经常虐杀不听话的人。

    如今落在对方手里,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

    “知道错了?哎呀,若是那些犯错的,个个都说‘知道错了’,便什么事也没有,你觉得寨子里,还有谁会听我的?”

    “饶命..大当家饶命啊!”瘦子见钱五郎拿着把匕首在他眼前晃悠,吓得抖若筛糠。

    钱五郎喜欢活剐人,掏出热乎乎的心肝下酒,他见过一次,只是看就吓得腿软。

    钱五郎见火候差不多,用匕首拍着对方的脸:“毕癞子今日要起事?好,一会,给你个亡羊补牢的...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外面响起呼喊声,守在院子边上箭楼的护院,高声吆喝起来,然后开始对外放箭。

    “毕癞子带人打上来了!”

    呼喊声中,夹杂着惨叫声、哀嚎声,钱五郎脸色一变,随后狞笑起来:“来得好,好!我倒要看看,他有什么能耐!”

    说完,扯下外衣,露出身上穿着的裲裆铠。

    他的部曲们也扯下外衣,个个都穿着裲裆铠,瘦子见了,惊得目瞪口呆:铠甲是违禁之物,你们从哪弄来的?

    钱五郎能当上寨主,靠的不仅仅是狠,他早就想办法弄来一些裲裆铠,给自己和部曲备上,防的就是有人学他,把前任寨主干掉,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“走,看看那毕癞子,有几个人够老子射的!”钱五郎说完,接过弓,往院墙那里冲去,其他部曲也带着弓箭,纷纷上墙。

    却见上山的小路上,十余人举着简易木牌向上冲,距离小院大概五十步距离。

    钱五郎见了觉得奇怪,他早有防备,安排人在寨子里防着毕癞子,对方即便突然发难,砍倒几个,却不可能短时间内控制寨子,因为人数不占优。

    现在骤然发难,怎么就攻上来了?

    不过既然撕破脸,那就没什么好顾忌的。

    “看老子一箭一个!”

    钱五郎说完弯弓搭箭,瞄准其中一人,他善射,能开二石战弓,百步以内不说射中人的脑袋,射中人的身躯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部曲们对此深信不疑,却听“嗖”的一声,一箭离弦而去,命中台阶上一人。

    那人却没倒下。

    其他部曲纷纷放箭,收效甚微:毕癞子的人以木牌挡箭,护住身躯,正面放箭很难射中。

    “放近了射!”

    钱五郎不断下令,他是兵家子出身,打过仗,虽然只是凑个数,但总归是有见识,决定放这帮人靠近。

    靠近了,木牌就挡不住侧面,左右箭楼上的弓箭手可以射这些人的侧翼,让其无从招架。

    然后,近战将其打崩。

    去年,安成刘敬躬造反,很快失败,却有大量军械遗失,所以钱五郎才有办法弄到一些铠甲,给自己和部曲备上。

    所以,钱五郎对己方的实力有信心,对方冲上来的不过十五六人,他这边有二十余人,个个着甲,对砍的优势很大。

    “郎主,他们来了!”

    部曲在旁边提醒,钱五郎向外看去,果然这帮人逼近了院门,距离不到二十步。

    “放箭,射死他们!”

    钱五郎一声令下,候在院墙后的部曲,以及箭楼上的人同时瞄准院外的人群放箭。

    却听得几声惨叫。箭楼上的人纷纷中箭倒下,而在院墙后的部曲们,许多人后背中箭。

    钱五郎转头一看,竟然有人从后面过来,而那边是峭壁,一般人很难爬上来。

    “拼了!”钱五郎嚎叫起来,弯弓搭箭,对准偷袭而来的不速之客,正要撒放弓弦,却被一箭射中面门。

    当场倒地身亡。

    一箭‘中的’的郑原,戴着铁面和铁网状头套,和伙伴一起向惊慌失措的对手冲去,一边冲一边射箭,接连射倒三人,全都射在脸上。

    步行冲锋,仗着身上有甲不避箭矢,逼近敌人后在不到二十步距离强弓近射,专门射脸,这可是他和伙伴们的拿手好戏。

    在阙南山林间的遭遇战,这种打法很实用。

    “嗖”的一声,流矢射中郑原肩膀,却突然翻了个跟头,跌落地面,这一箭射破了郑原肩膀上的衣服,却未能射入。

    破口处,露出银白色的布来,却是崭新的铆接环锁铠。

    被人从后面偷袭的钱五郎部曲,很快伤亡大半,见着不速之客刀箭不入,又极其厉害,幸存者吓得纷纷跪地求饶。

    院门被人撞开,一脸惊疑的毕癞子带着手下冲进来,眼见着院子里已经被“壮士”们打扫干净,喜上眉梢。

    “钱五郎呢?他在哪里?”毕癞子喝问一个求饶的男子,随后看到了面门中箭、死不瞑目的钱五郎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也有今日!”

    毕癞子笑起来,不停用脚踢钱五郎的尸体,这个男人是他心中的噩梦,如今梦醒了,他不用再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寨主的位置,你做得太久,轮到我了!”

    郑原取下铁面,来到毕癞子身旁,看看左右,见尘埃落定,问对方:“大当家的,如今还不是高兴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毕癞子听得“大当家”称呼,先是一愣,因为对方之前都称呼他“毕当家”,随后回过神来,心中欢喜,既高兴又有些畏惧的问:

    “不知壮士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“大当家的,要赶紧把钱五郎的人清除干净,不然,很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对,”毕癞子回过神来,却有些拿不定主意,问:“不知毕某该怎么做,才能尽快掌握..掌握局面?”

    “简单,把心腹都杀了,剩下的随从聚集起来,五个一队..”郑原说着说着,语气变得冰冷:“然后,五抽一,让剩下的四个,杀掉抽出来的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杀,那就把这五个全杀了!”

    “啊?这...”毕癞子觉得这是不是太狠了,不过见对方双眼那犀利的眼神,只觉后背发凉,不由自主点头:“好,好...”

    这个人,和其他几个壮士,都是“燕郎君”派来帮他夺位的狠角色,他既然要夺位,并成功了,接下来要把寨子维持下去,那得听“燕郎君”的安排才行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我马上让他们去办!”

    “大当家,还请让人把这钱五郎的脑袋砍下来,拎下去让那些人看看,不然不服气,之后,人头归我,莫要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呃,不知,燕郎君的钱粮,何时能送到?”

    “大当家放心,明日就会到的。”郑原淡淡的说,看看眼前血腥,看看这个三面环水,一面靠山的寨子,想起了阙南的山山水水。

    在哪里,都是弱肉强食,这里也不例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