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读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乱世栋梁 >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道歉(续)
    冯驵主见着刘家父子被人围攻、要求道歉,有些唏嘘。

    他经历过很多事,知道“恨人有,笑人无”这种想法,很多人都有,无非是能否掩饰而已已。

    以白石村为例,今天大伙可以眼红李家过得好,暗地里传谣,说李家男盗女娼;明天,见着王家好,又会忘记李家的“不是”,暗地里传王家的谣言。

    冯驵主知道刘家算是白石村大户,平日里家境不错,那么眼红刘家过得好的人,必然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这些人,可以因为某些人的煽动,恶意诋毁、污蔑李家守寡儿媳是娼妇,那么,同样可以被人煽动,群起而攻之,要求刘家道歉

    刘家过得这么好,看着刘家倒霉,不正是某些人想要的?

    李笠就是在利用村民“幸灾乐祸”的心理,煽动村民围攻刘家父子。

    反正道歉的是刘家父子,沦为笑话的是刘家,刘家倒霉,大家拍手称快,以此换来李笠不下狠手,这对于许多旁观者来说,不正是最好的结果么?

    冯驵主看着不久前还在看李笠热闹的村民们,如今群情激奋,要求刘家父子赔礼道歉、给李家说法,只觉黄大车果然看人看得准。

    这小子心眼多,坏起来可真够坏的!

    等着看新郎主表现的张轱辘和刘犊子,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,虽然他们听不太懂一大帮人在嚷嚷什么,却看得出形势逆转。

    本来是李笠被人围攻,现在轮到对面被人围攻。

    两人看向李笠背影的目光,满是钦佩:可以的,有手段!

    向来在村子里随意行事的刘家父子,面对群情激奋,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刘三郎被人踩在地上,脱不得身,众目睽睽之下,丢脸丢尽了,他没想到自己羞辱李笠不成,反倒自己倒了霉,连带着父兄一起倒霉。

    刘二郎面色惨白,听着围观的人们要他们磕头、认错、道歉,气得浑身发抖,却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他手中鱼叉不由得落地,绝望的看向父亲。

    老刘看着眼前额群情激奋,看着倒地的老三,看着一脸惨白的老二再看看得理不饶人的李笠,以及李笠身边的冯驵主,心中悲叹。

    他活了半辈子,自诩经历过大风大雨,却没想到,会有如今的场面。

    刘家还要在白石村过日子,今日不跪是不行了,这张老脸不要也罢。

    老刘想着想着,万念俱灰,看着李笠,艰难开口:‘寸鲩..是我教子无方...我给你跪...’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人群忽然分开两边,随后数人走进来。

    却是李笠的娘亲吴氏,庞秋拉着李昕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吴氏进得人群,见地上刘三郎被人踩着,又见一脸灰败的刘家父子,再看看李笠,又看见李笠后面的林氏,惊喜万分:

    “寸鲩,你们回来了?”

    林氏眼眶发红,跑上前拉着吴氏的手,李昕见着娘回来了,惊喜万分,母子相拥而泣。

    吴氏走到李笠面前,指着地上躺着的刘三郎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李笠指着刘家父子:“他们传谣言,当众羞辱我嫂子!!”

    老刘见着李笠的母亲来了,宛若溺水之人抓到了一块漂浮的木板,赶紧求情:“吴妹子,是我教子无方,老三口出狂言....”

    吴氏看了看现场情形,大概看出来儿子把刘家人整得很狼狈,这段日子她被人冷言冷语嘲笑,甚至上门辱骂,心中难受,如今儿子出了口气,痛快。

    我儿子就是好样的!

    吴氏心中高兴,但也知道自家要在村里立足,就不能把事情做绝,于是装傻:“什么狂言?”

    老刘知道是自家不是,喃喃着:“这..唉...老三听了别人的谣言,不知轻重,就当着寸鲩和他嫂子的面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该打,打死了都该!”吴氏一脸严肃,“你家三郎凭什么污人清白!”

    “是,妹子说的是...”老刘垂头丧气的回答,这件事,他儿子确实没道理。

    吴氏看向儿子:“你嫂子还好吧?”

    李笠按着手指关节:“我嫂子好好的,不信,这是黄档主的人,冯驵主,我请他给大伙说说,我嫂子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冯驵主这下总算可以发挥作用,见大伙的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,干咳几声,解释起来:

    “诸位听我说,我是城里有名的黄档主派来,给大伙把一件事情说清楚的,对了,我是谁,你们村的老刘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许多人看向老刘,老刘木然点头,冯驵主继续说:“想来大伙都知道了,前不久,李三郎的嫂子,被娘家拿去抵债。”

    “债主,就是我家档主,当时,李三郎就上门,花钱把债平了,如今带着嫂子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今日有人在传,说林氏做了什么什么事情,我可以告诉大伙,根本就没有!“

    “林氏在黄家,是客人,好好地作客,此事事关黄家名誉,谁敢乱传,就是和黄档主过不去!那是要见官的!”

    简单几句话,让围观的人们知道事情原委,加上方才李笠放的话,谁也不敢再想什么谣言。

    冯驵主看着刘家父子,说:“老刘,你家老三实在不像话,方才他当众羞辱李三郎嫂子,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,你自己说吧,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李笠插话:“怎么办?全都给我嫂子跪下磕头赔不是,要当众道歉!”

    吴氏一听,知道这口气可是出得痛快,也该出,不过自家还要在村里过日子,事情不好做太绝,便问儿子:

    “方才只是刘三郎说了,是么?”

    “嗯,”李笠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让人家阿耶、兄长跟着磕头作甚?”

    “他们欺人太甚!!”李笠嚷嚷起来,他要扮白脸,让娘做‘红脸’。

    “一件事归一件事。”吴氏说完,看着刘家父子:“你们污蔑我家大妇清白,有理了?”

    “吴妹子,是我家三郎错了...”老刘讷讷,当众认错,“是我教子无方,让他口出狂言...”

    “那好,他当众磕头道歉,不对么?”

    老刘听这意思,就是只让刘三郎磕头道歉,如蒙大赦,赶紧呵斥:“老三!你赶紧向人家道歉!”

    张轱辘见李笠使了眼色,便松开腿,爬起来的刘三郎,老老实实赔礼:

    “寸鲩,是我不对,从今日起,我到你家做牛做马,任你使唤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说什么?给我嫂子道歉!!”李笠继续嚷嚷。

    刘三郎二话不说,来到林氏面前,当着所有人的面,跪下磕头:“嫂子,方才是我不懂事,坏了嫂子名声,请嫂子打骂...”

    林氏看着刘三郎给自己磕头,看着众人在旁边做见证,想起方才的委屈,只觉得一开始淤积在胸口的一股气,瞬间消散。

    小叔子极力维护自己名誉,黄家的人也做了澄清,刘三郎又当众跪地道歉,天大的委屈也化解了。

    现在,她只盼着息事宁人,毕竟自家还要在白石村生活。

    至少目前是。

    吴氏见着刘三郎给林氏赔不是,磕头磕得脑门淤青,让庞秋将其扶起来。

    又看着老刘:“刘大兄,我家这几年来,多得你家照顾,我一直念着,所以,今日只是一场误会,对吧?”

    “妹子说的是..”老刘尴尬的无地自容,见儿子苦着脸走回来,一巴掌打过去:“你啊!嚼什么舌头,丢人!”

    “你对得起李家么?人家父兄当年,也帮了我家不少忙!”

    刘三郎不敢躲,也不敢捂脸,只能受着,被老刘打得面颊肿起来,肿得如同猪头,还被父亲勒令,向李家人再次道歉。

    这一切,旁人都看在眼里,扯着娘亲衣角的李昕,虽然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,但知道是叔叔给自家抖威风,护着娘。

    果然,只要叔叔在,谁也别想欺负家里人!

    姗姗来迟的里司,好不容易挤进来,见着事情平了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立刻抖起威风,对着刘三郎破口大骂,又勒令老刘回家好好管教自己儿子,还对着围观村民一阵训斥:

    “从今日起,谁再敢传李家的谣,我就让他家劳役加倍!”

    一场风波就这么结束,现场围观的村民只觉后背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他们没想到李笠会如此之狂,没想到李笠能有办法弄得全村各家家破人亡,如今对于李笠只有敬畏。

    之前那种嘲讽之心,早已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众人散去,李笠向娘介绍了冯驵主等一行人,见侄儿欢天喜地拉着林氏的手往家里走,摸了摸侄儿的头:“如何,三叔厉害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李昕用力点点头,看着叔叔的目光,满是钦佩,吴氏见着儿子果然把林氏平平安安带回来,心中宽慰不已。

    却瞥见一个模样俊俏的小娘子跟在李笠身边,她不由心中一动:这是?

    一行人沿着台阶向上走,李笠不动声色靠近庞秋,问:“庞叔,近日有没有谁,到我家撒泼?”

    “呃..寸鲩...”庞秋有些紧张的看着李笠,“有是有.不过你要把住,教训归教训,莫要闹出人命...”

    “不会,呵呵...”李笠笑起来,露出森森白牙,摸了摸头上总角发髻,左右摇了摇脑袋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个孩子,怎么会弄出人命呢...庞叔,是谁上我家撒泼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