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读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乱世栋梁 >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流言蜚语(续)
    “哎哟啊,痛死我了!”马家妇捂着头倒地,哭喊起来,其男人见状嚎叫着,弯腰捡起地上石头就要砸武祥。

    却被冲上来的庞秋一脚踢倒,双方推搡起来,眼见着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里司咆哮起来,指着马家妇:“他砸中的是你的背,你捂着头倒地做什么?”

    又指着被自己手下奋力隔开的两拨人:“你们想干什么?莫不是要游军过来?”

    “好啊,好啊!游军过来抓人,你们进了大牢,不说别的,坐牢可是好耍的?”

    里司在寻常百姓眼里就是官,游军更不是好惹的,被他这么一吼,双方都“冷静”下来,马家妇见着武祥真敢动手、不好惹,也没再揪着“娼妇”的说法骂吴氏。

    “小孩子打架,自己带回去养伤!这件事就这么过了,谁敢闹事,就是和我过不去!”

    里司嚷嚷着,“谁要是不老实,明年,我让他家男丁多服劳役!!”

    这年头,加赋税不过是让人遭罪,而服劳役是会要人命的,里正拿着“多服劳役”恐吓两拨人,两拨人想不冷静都不行。

    马家妇骂骂咧咧,带着儿子、家人离开,武祥和庞秋等人却没走,留下来安慰吴氏,贾成放了鸡屎桶,气鼓鼓的盯着那几个不顶事的婢女。

    吴氏见着这些人如此帮忙,心中感动不已,一时间却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都说人心难测,如今我是见识了。”武祥骂骂咧咧,“平日里,马家人串门,笑得那是一个好看,现在,呸!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他被里司扯着耳朵:“黄团,你喝风喝饱了?还是喝醉了?我的话你都不听!”

    “哎哟,阿叔,寸鲩不在家,不得我们帮忙看着么?马家人说话太毒了,谁听了不得心里冒火!”

    里司一脚踢在武祥身上:“滚,滚回你家去!”

    “我不走,我要在这里守着,寸鲩没回来,我就不离开!”

    里司见着武祥和几个少年如此,庞秋和几个人也是如此,点点头:“算你们有良心,不枉寸鲩对你们好..”

    他看向吴氏:“吴嫂,这么下去不是办法,寸鲩何时回来?”

    “他..唉,他在城里想办法呢...”吴氏叹息着,“应该快回来了,就算人不回来,也该有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里司带着人离开,李昕哭着问吴氏:“祖母!我阿娘不是娼妇,不是!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你阿娘只是回家看看...”吴氏搂着孙子,不住安慰,心中焦虑丝毫不减。

    庞秋看着这对祖孙,心中叹息,眼见着李笠这么努力,家里越来越好,却出了这种事,于是那些平日里看不得李家好的村民,开始造谣传谣。

    一些长舌泼妇,便有了骂人的理由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李家两对孤儿寡母都是好好的过日子,对村里都是和和气气的,为什么会这样?

    庞秋看着东面天空,那是鄱阳城的方向,心中担忧:因为李笠低调行事,村里许多人都没意识到李家已经不同以往。

    某些人还认为李家男丁稀薄所以好欺负,一些嚼舌头的泼妇还以为,她们肆意辱骂,李家的孤儿寡母就只能忍着,不敢怎么样。

    殊不知如今村外李笠的作场里就住着不少人,甚至还有不少护院,真要打起来,李家可不怕村里任何一家人。

    所以,等李笠回来,得知家里情况,怕不是要发飙了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午后,白石村旁码头,一艘客船靠泊,李笠下船,走上岸,见着往来渔民,时不时打招呼。

    他招呼着嫂子上岸,黄大车派来的冯驵主亦在内,却不知身边过往的人们,看着林氏的眼神带着别样意味。

    甚至有人不住上下打量林氏,宛若客人在集市里选器具,看看手里的器具是不是被人“用过”。

    冯驵主注意到这种现象,却不吭声,他偶尔会来白石村,却不清楚李笠家在这里是什么地位,和左邻右舍的关系如何。

    因为李家在白石村太寻常了。

    李笠让赵孟娘跟着林氏一起走,自己带着冯驵主走在前面,队伍有些松散,看上去李笠带着嫂子等两三个人回来。

    一行人走着走着,见一青年迎面走来。

    那人是刘家老三,二十岁出头,家里兄弟多,亲戚多,有风帆渔船打渔,所以刘家算是白石村里的大户,刘三郎平日里在村里走路,头都是昂着的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虽然白石村如今没有村霸,但若要有,刘家是最可能成为村霸的那几家之一。

    李笠见着刘三郎走过来,赶紧打招呼,刘三郎见李笠回来了,先是一愣,随后看见后面走来的林氏,于是眼睛一眯。

    刘三郎没注意李笠身后跟着多少人,注意力就集中在林氏身上,忽然说:“哟呵,这不是林嫂子么?怎么,念着乡里情分,回来卖了?”

    李笠听着这段话,笑容僵住,林氏听到这段话,愣住了。

    往来的人们,也听见刘三郎如此嘲讽,先是一愣,随后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他们也看见了林氏,于是一个个的表情变得奇怪起来。

    冯驵主见着如此情形,眉头不由得一皱起:怎么说话如此恶毒?刘家人平日好像没这么说话吧?莫非是李笠在这里人缘不好,还是...

    李笠看着刘三郎,问:“刘三郎,你说我嫂子卖什么?”

    “卖什么?”刘三郎嘿嘿笑起来,“你们自己心里清楚。”

    李笠知道嫂子最近的经历定会在村里激起流言蜚语,所以特地带着黄家人过来‘澄清’,却没想到流言蜚语恶毒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有人敢当面嘲讽他,那么,他娘呢?是不是有泼妇上门寻衅了?

    这么一想,李笠眉毛一拧,随后笑起来:“把话说清楚,我嫂子卖什么?说人话!”

    “说人话?呵呵...”刘三郎看看周围,见着围上来的人,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林氏,用嘲笑的眼光看着李笠。

    于是心中得意:我就是羞辱你,你能如何?敢动手,没人帮你,你家往后就别想在村里过了!

    刘三郎胆气倍增,说道:“我说,你嫂子是娼妇,回来卖!”

    李笠的眼神变得冰冷:“刘三,这玩笑开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玩笑?我可没开玩笑。”刘三郎笑起来,看着李笠,又看看旁边:“我说的是玩笑话么?大伙都听说了的,是不是?村里都传遍了!”

    李笠闻言看向周围,却见许多人目光躲闪,没有人出声附和,也没有人发声否定。

    更多的人,是面带奇怪笑容,看着他,看着他身后的嫂子,目光中带着别样意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