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读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乱世栋梁 > 正文 第九十二章 是你?
    傍晚,宵禁刚开始,寻阳城一隅,某私第房间里烛光摇曳,年轻貌美的梅儿,看着出现在门口的身影,吓得浑身颤抖,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那个人,是个中年男子,吊角眼,不怀好意的看着她,从对方的目光中,她感受到了灼热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郎主。”

    两名健妇应道,随即离开,把房门关上,梅儿看着那男子向自己走近,哭起来,踉踉跄跄向后退:“别、别,我、我不认识你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笑眯眯的说,缓缓走近,“你是湘东王府徐参军的宠妾,唤作梅儿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。”

    “去年夏天,徐参军花了百万钱,从干娘那里,请你出阁,你也值这些钱,入了徐府就艳压群芳,让其她侍妾黯然失色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徐参军可是宠你宠得不行呀,去哪都带着。”

    梅儿听得对方这么说,愈发绝望:对方即然把话挑明,那就意味着没打算放过她。

    今日她到永平寺上香,不知怎的,左右侍女就不见了,自己随后被人掳走,掳来这里,本以为亮明身份,还有机会得救,可是

    但是,她不想放弃,哀求着:“放过我,放过我我有钱财,都给你”

    “放过你”中年人笑起来,笑得很大声,“谁放过我呀实不相瞒,是一位郎君害了相思病,想与娘子长相厮守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”梅儿哭起来,鼓起勇气,奋力跑向门口,却打不开门。

    那中年人却不管,笑吟吟看着:“莫要如此,娘子若伤了容颜,惹郎君心中不快,那是要被扔进犬舍的呀”

    直截了当的恐吓,吓得梅儿花容失色,站都站不稳,靠着门不住哭,求对方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中年人不以为意:“我话说到这里,娘子请歇息,该吃吃,该喝喝,莫要憔悴了样貌,让郎君见了大失所望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将来是继续锦衣玉食,还是被人扔进乞丐窝,得看娘子能否让郎君满意,请娘子记住我这句话。”

    再次恐吓,让没有勇气自尽的梅儿吓得脑袋一片空白,她不敢再有些许反抗,甚至都不敢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那个郎君是谁,但知道自己再也见不到徐君蒨了。

    中年人见其一脸绝望的表情,很满意。

    湘东王府谘议参军徐君蒨,出身名门东海徐氏,多有族人身居高位,所以这样的人,一般不好惹,也不该去惹。

    不过,江湖不是官场,东海徐氏的名号,对于江湖中人来说,没什么特别之处,只是大伙平日里不想惹麻烦而已。

    但此次不一样,既然“那一位”对徐参军的梅儿念念不忘,定要如愿以偿,那么,他就必须办事,也不怕招来麻烦。

    这里不是他的住处,而是专门用来安置“货物”的别院,但戒备森严,谁也别想闯进来,也不会有人能够跑出去。

    眼见着这位佳人两眼无神,不敢再喊什么“放我走”,他很满意,如此尤物,也难怪“那一位”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寻阳是个好地方,往来客商多,官宦人家也多,他每月都能物色到不错的“上等货”,自己随便挑。

    这种夜夜做新郎的感觉,可谓快活似神仙。

    忽然,房外有些许动静传来,他心中一动,却听到了猫叫,于是提着的心放了下来,见着美人垂泪不语,笑道:

    “娘子早些休息,明日,郎君应该就要到了,我先告辞。”

    说完刚要走,窗户被人打破,一个黑影滚了进来,中年人见状面色一变,随后手中多了一把匕首,闪烁着寒光,扎向那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窗口处又多了一蒙面人,投掷飞刀,命中中年人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他当场就扑倒在地,身体抽搐了一下,再无动静,眼睛瞪得大大的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如此惨状,吓得梅儿面色惨白,刚要失声尖叫,却被先冲进来的蒙面人捂住嘴巴:“娘子莫要声张,小心性命。”

    其人说话带着口音,梅儿听不懂,却能从对方动作猜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,哪里还敢大喊大叫,只是吓得抖若筛糠。

    投掷飞刀的蒙面人翻窗进来,开了房门,又有两人入内,惊恐万分的梅儿就着烛光一看,发现这两人个子较小,似乎是少年。

    蒙着脸的梁森,一眼就认出倒在地上的吊角眼,想到自己和弟弟受的苦,胸中怒火燃烧起来,却又迅速消散。

    消散得酣畅淋漓:狗贼,你也有今日

    同样蒙着脸的李笠,之前没见过目标人物,不过他认出房中的美人是谁:

    去年秋天,陪着肾好的徐参军在鄱阳西郊水榭游玩的那个梅儿。

    这可是个大美人,怎么会被掳来了这帮拐子的胆子这么大

    李笠觉得有些奇怪,也有些担心,不过他蒙着脸,所以不认为对方能认出他。

    现在,目标人物死了,死透了,而且还是一击必杀。

    对此,李笠很满意:李义孙的部曲,身手了得,果然不愧为勇敢少年恶少年出身。

    这个戒备森严的院子,在高手们面前宛若不设防的草棚,轻而易举突破,敢反抗的护院都已经断了气,老实的就被捆了、堵嘴扔到角落。

    他觉得这几位偷鸡摸狗的手法如此娴熟,恐怕当年打家劫舍的勾当没少做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就说飞刀,李笠真想问一问那飞刀侠:请问战场上有飞刀的用途么你练这玩意的初衷,恐怕没那么简单吧

    “按事前说的,把他首级割下带走,在墙上写血书。”

    李笠低声交代着,按照光头及方才所抓护院的口供,此处仅仅是安置被拐妇女的别院,没囤积什么金银珠宝,所以没必要翻箱倒柜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吊角眼就是幕后大老板,死透了,他和梁森的仇也就报了。

    李笠心中大定,随后看向瑟瑟发抖的梅儿,故意沙哑着说:

    “这位娘子,我与他有仇,不死不休,不会伤及无辜。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”梅儿瑟瑟发抖,话说不利索,她不知道对方什么身份,不知道对方会把自己如何,就怕被杀人灭口。

    “娘子莫要惊慌,此事与娘子无关,方才我听健妇交代,说娘子是刚被掳来的。”李笠低声说,尽可能让对方不那么害怕。

    “我诛杀恶贼,绝不牵连无辜之人,这院子里的人,只要不反抗,性命都保住了,那两个健妇亦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可与我等出去,待得我等走远,娘子可找巡城兵马求救。”

    梅儿听得这么一说,不敢相信自己耳朵,但既然对方都说了,那当然好。

    如今夜幕刚降临,宵禁开始不久,她逃出去后,自己找到巡城兵马求救,说明身份,对方必然送她回徐府。

    她被掳来不算久,还没过夜,还有机会向徐郎证明自己的清白尚未被人玷污,所以得赶紧出去。

    梅儿情绪稳定了些,也没那么慌了,跟着李笠走出房门,果然见院子一角坐着两个健妇,反绑双手,嘴巴堵了破布,还活着。

    看来,此人还是说话算话。

    一想到马上就能获救,一想到马上就能回到徐府,在徐郎怀中哭诉,她愈发期盼起来,不再多想。

    李笠走在后面,看着美人的背影,心思活跃起来:不如,把这意外相遇变成意外之喜

    如果,他亲自把这美人送到徐府,想来徐参军会感激他,多少都有些谢礼,说不得由此结下人脉。

    但转念一想,如今已开始宵禁,一行人这么大摇大摆走在街上,必然碰到巡城兵马,到时候经不起盘问。

    而且,届时会不会被这美人反咬一口

    若到了次日再送回去,那美人的清白可就说不清了,届时徐参军的绿帽之怒发作起来,鬼知道会不会迁怒到他。

    亦或者,先派人去徐府打个招呼可万一美人回去了,基于遮丑的原因,在徐参军那里吹歪风

    李笠再次看向美人的背影,忽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翌日上午,寻阳城外码头,一艘靠岸的船上,装潢奢华的船舱里,一名身着锦衣的年轻人坐在榻上,铁青着脸,听满头大汗的仆人禀报消息:

    “小的已去打听过了,昨晚,有人闯入别院,把那位带走了,现场留下血书,说是什么女天理不容”

    年轻人从牙齿里蹦出几个字:“所以,我的梅儿不见了”

    “是官府的人正在缉拿凶犯,目前尚无头绪。”

    “废物寻阳公廨里都是一群废物”年轻人骂起来,将一旁盛着瓜果的果盘打翻在地,“堂堂州治所在,居然能让贼人如入无人之境”

    那仆人见年轻人极为生气,硬着头皮说:“第下,小人已派人去徐府那边盯着,看看人是不是已经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若梅儿真是被贼人带走了,怎么可能还会放回徐府”

    年轻人说完,起身在房内来回走动,他既然被仆人称为“第下”,自然是有爵位在身,而自己朝思暮想的美人,眼见着就要到手,却被人抢了,怎能不让他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本来,美人应该是他的,只是当时因为一些事耽搁了,待得他找到干娘,要请美人出阁时,发现已经被湘东王府谘议参军徐君蒨抢先一步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他做了安排,让人把梅儿带回来,今日兴冲冲抵达寻阳,眼见着就能和美人双宿双飞,却被人坏了好事。

    接二连三被人坏了好事,他只觉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“三件事,你立刻安排下去。”年轻人气鼓鼓的说,“第一,继续派人盯着公廨,一有消息,马上禀报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派人盯着徐府,同样是一有消息,马上禀报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”年轻人说到这里,两眼冒火:“找到那伙贼人,无论用什么手段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