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读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乱世栋梁 > 正文 第六十六章 无妄之灾
    天空乌云密布,狂风大作,眼见着一场暴雨即将降临,寻阳城里街道上行人来去匆匆,都要赶在大雨倾盆之前回家。

    江州州廨,厅事内虽然有众多官吏在场,却是一片寂静,江州刺史、湘东王萧绎的脸色和天气差不多,眼见着就要天地为之变色。

    他坐在案后,看着手上的诏书,身体微微颤抖,眼皮微微跳动,明显是暴怒的前兆。

    这是刚从建康送到的诏书,父亲让他就鄱阳王府一案涉嫌枉法,自辩。

    “尔等”

    萧绎用微微颤抖的左手揉着太阳穴,极力压制着怒火,问阶下官吏:“果真没听到半点风声么”

    众人赶紧回答:“大王,下官真没听说鄱阳王府逃奴在寻阳鸣冤啊”

    “那这是怎么回事”

    萧绎几乎要咆哮起来,拿着诏书的右手高高举起,差点就想把诏书扔到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父亲陛下让我上表自辩,解释鄱阳王府命案到底怎么回事,尔等,要让我如何解释”

    愤怒的萧绎,言语间连自称“寡人”都忘了,用的是“我”,佐官们心中叫苦,却不能退缩,只能齐齐告罪:“是下官无能,让大王受辱了”

    “受辱受辱”

    萧绎一拍书案,蹭的一下站起来:“那个逃奴,不来寻阳,不来州廨这里伸冤,偏偏跑去江陵,去了江陵”

    “庐陵王已经弹劾寡人,他又弹劾寡人了”

    尔等知道他说了什么说了什么”

    “他说寡人无能枉法”

    “尔等是不是想看寡人的笑话,是不是想看寡人上表谢罪”

    萧绎愤怒的盯着佐官们,他自幼瞎了一只眼,所以是个独眼,瞪人的时候表情有些可怕,佐官们被他这一顿骂,个个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不久前,荆州刺史、庐陵王萧续上表,就一桩发生在鄱阳城的命案,弹劾江州刺史、湘东王萧绎。

    本来一件小案子,竟然惹出这么大的风波,事前谁也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当初,庐陵王就弹劾过湘东王,这件事,让自幼相善的两个皇子之间关系势同水火。

    现在,那个从鄱阳城王府出逃的奴仆贾成,居然溜到荆州告状,求庐陵王主持公道,于是庐陵王借机发难。

    据说,贾成先是来寻阳,想到州廨告状,却见鄱阳王府的人在州廨出入,吓得不敢伸冤,便去襄阳。

    因为鄱阳王萧范为雍州刺史,在襄阳坐镇。

    贾成乘船走汉水北上去襄阳,半路到了竟陵,见王府的人搜查客船,吓得不敢去襄阳,只能去荆州江陵告状。

    庐陵王将贾成的遭遇添油加醋,上奏天子,弹劾江州刺史、湘东王治政无能且枉法。

    毕竟,贾成曾到鄱阳郡廨报案,结果被鄱阳王府的人吓跑了,这是有目共睹;

    贾成跑到州廨,又被鄱阳王府的人吓跑了贾成自述,如此两次,足以让人质疑:江州刺史御下无方。

    也不得不怀疑,州郡官吏是不是和鄱阳王府走得太近了

    这些官吏,到底是听刺史的,还是听鄱阳王的

    庐陵王的弹劾,让猝不及防的湘东王焦头烂额,对他而言就是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本来那案件就有些棘手,被王府典府丞冯帧认定为凶手的小吏李笠,郡廨还没有确凿证据证明此人罪行。

    现在,天子下诏让湘东王自辩,那么,湘东王要如何向天子解释,解释自己并不是无能,并且没有枉法

    要知道,贾成如今人在江陵,而不在寻阳

    萧绎气得不行,正要继续训话,却见吏员从外而入,带来一个消息。

    此次,庐陵王不止弹劾湘东王,还弹劾了鄱阳王萧范。

    其一,弹劾鄱阳王私蓄兵马,囤积兵仗、粮草,意图谋反。

    其二,弹劾鄱阳王纵容府人鱼肉百姓,勾结郡吏拷掠良民,颠倒黑白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襄阳,雍州州廨厅事里人满为患,雍州刺史、鄱阳王萧范端坐案后,一双眼睛如刀般划过众人。

    案上放着一卷诏书,而鄱阳王的右手食指,不停敲着书案。

    在场佐官们噤若寒蝉,即将爆发的萧范,沉默许久后,用极度压抑的语调,问道:

    “谁能告诉寡人,在竟陵搜查逃奴的那些人,到底是谁派出去的”

    “谁能告诉寡人,寡人是如何指使府人,在鄱阳城里为所欲为,勾结郡吏拷掠良民”

    “谁能告诉寡人,寡人是如何暗中拉拢江州官吏,把持州郡诉讼”

    “寡人想说,鄱阳郡是朝廷的鄱阳郡,陛下,会信么”

    看着一个个低头不语的佐官,萧范猛地一拍书案,强忍着咆哮的冲动,大声质问:“陛下让我自辩,让我自辩,尔等想让我如何自辩”

    自称不用“寡人”而是“我”,可见这位如今有多愤怒。

    “那个逃奴,据说是要来襄阳,来襄阳向寡人伸冤,结果半路被吓跑了,走投无路,跑到江陵去了”

    “你们说,说这件事如何辩解嗯寡人到任雍州以来,未有一日懈怠,整顿军务,防备西虏,如今却被人弹劾意图谋反,谋反”

    愤怒的萧范,已经气得说起话来有些语无伦次,佐官们想劝,都不知该怎么劝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谁发话,谁就容易倒霉,但不说话,恐怕鄱阳王会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“大王息怒”一名官员出列,硬着头皮劝:“大王在雍州任上,所作所为,都是为了百姓,为了朝廷”

    “下官等都看在眼里,台使那边,下官必然如实相告,下官认为“

    他看看左右,其他官员赶紧附和:“大王,下官等愿为大王作证”

    “作证作证”萧范盯着眼前一众佐官,“那个逃奴呢他如今人在江陵,不在襄阳”

    萧范发泄着愤怒,佐官们只好默默承受,事情发展成这样,所有人都觉得错愕:这不是无妄之灾么

    那个王府逃奴贾成,怎么就到庐陵王这个疯子那里告状了

    此次,不止雍州刺史、鄱阳王被庐陵王弹劾,江州刺史、湘东王也被庐陵王弹劾,眼见着一场风波骤起,佐官们心里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天子向来宠溺宗室,所以,鄱阳王和湘东王倒不至于被怎么样,但一番折腾是少不了的。

    而庐陵王发难,是否意味着春坊那边,要对宗王们有所动作

    春坊即东宫代称,而太子和庐陵王是同母弟。

    稍微有些门路的官员,自然会对当今朝中局势有所了解,自从昭明太子去世、天子立三皇子而不是昭明太子之子为储君,宗室诸王之间的关系,日益恶化。

    庐陵王也许是过于热心,为了维护太子的地位,变成一条疯狗,疯狂撕咬宗室诸王侯。

    如今,身为荆州刺史的庐陵王,拿一件发生在江州鄱阳郡的案件小题大做,同时弹劾鄱阳王和湘东王,如此疯狂的举动,太子是否事前知晓

    考虑到太子和湘东王的关系一直不错,想来庐陵王弹劾湘东王是因为旧怨。

    然而,鄱阳王却不同,鄱阳王和太子及庐陵王的关系不怎么样,被人弹劾意图谋反,也事出有因:雍州刺史一职太敏感。

    毕竟,当年天子尚在潜邸时,就是在雍州刺史任上起兵,顺流而下,一举定鼎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佐官们见鄱阳王宣泄得差不多,继续劝,不停出主意。

    “大王,雍州为边防要地,所以整顿军务、操练兵马为应有之事,陛下定然清楚,所以下官以为,大王只要据理陈情,陛下不会责怪的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那件命案,或许逃奴贾成是因为风声鹤唳,才吓得慌不择路,逃到江陵去,结果经历为庐陵王添油加醋,以至于耸人听闻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既然让大王自辩,必然不会偏听偏信,大王问心无愧,大可直言。”

    “命案既然发生在江州鄱阳,自然由江州那边处理,处理得好与不好,那是湘东王的事情,与大王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下官以为,为了避免众口铄金,不如大王派可靠之人到鄱阳,协助郡廨办案,与此同时,管束府里上下,以免再生事端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王府涉案人员,如有必要,可酌情处理。”

    这个“酌情处理”,有两层意思。

    鄱阳王府内部的事,州府佐官有些话总是不好说,萧范当然听出来了,此刻他情绪平复,思路也渐渐清晰。

    天子向来宽容宗室,所以被庐陵王弹劾一事,虽然让他恼火,但实际上并不是什么大事,天子应该只是顺势敲打敲打他罢了。

    萧范恼火的是“人在家中坐,祸从天上来”,他好好的在雍州当刺史,结果府里人办事不利,接二连三给他惹麻烦。

    现在这事已经不是麻烦,而是无妄之灾,怎能不让他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年初,吕全构陷一案,他可以撇清关系,毕竟自己真不知道,而且这种破事司空见惯,哪个宗室手下没几个恶仆

    但管事詹良中毒一案,就没那么简单了:真凶到底是谁

    年初到鄱阳城王府小住的儿子们,都已经赶在重阳节回到襄阳,但萧范担心,若投毒的凶手没被揪出来,那就意味着,此人以后还有可能投毒。

    这次,毒死的是一个管事,那么下次会是谁

    按照之前典府冯帧派人汇报的说法,凶手是郡吏李笠,可能的作案手法,也给出了一个推测,但萧范觉得有些勉强。

    本来这种事他不需要管,但如今不管不行。

    查案,是鄱阳郡廨、江州州廨的事,但鄱阳城的王府,看来是要清扫一下了。

    萧范看着眼前一众佐官,又看看案上的诏书,心中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他可以容忍手下人贪污受贿,在外面横行霸道,却不能容忍手下人无能。

   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,留着有何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