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读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乱世栋梁 > 正文 第三十章 是他,就是他!
    酒肆内大堂,小胖子板着脸坐在榻上,前方跪着一群人,旁边又围着一群人。

    跪着的,是酒肆东主、掌柜、伙计们,围观的,是酒肆内的食客。

    而小胖子身边,站着一个中年人,此时正大声呵斥着跪在面前的酒肆东主等人:“大王若是知道,你们对郎君如此无理,你们是有几个脑袋够砍!”

    “詹管事!小人真不知是郎君来了,有眼无珠,有眼无珠啊!”酒肆东主哭喊着,不住磕头,既是向这个中年人求情,也是向小胖子求情。

    身后,掌柜和伙计们也是如此,跪地磕头,认错、求情。

    那个一开始接待小胖子的伙计,此刻已经吓得面如白纸,跪在地上,浑身哆嗦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酒肆东主不住求饶:“小人怠慢了郎君,小人有罪,小人知罪,请郎君息怒,请郎君息怒!小人愿意受罚!”

    “只是小人上有高堂老母,下有垂髫孩童,求郎君开恩,给小人一条活路...”

    “小人一贯和气生财,从没有羞辱过客人,今日纯属误会,这、这...詹管事是清楚的...”

    被称为‘詹管事’的中年人,姓詹名良,是鄱阳王府管事,与酒肆东主算是认识。

    詹良刚赶到这里,气还有些喘不顺,见这群人哭喊着求饶,看向小胖子:“郎君,不知要如何处罚这些刁民?”

    小胖子看着眼前这群人,又看看周围的食客,看着这些人不敢和自己对视,他虽然板着脸,但心中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再想想方才的一幕幕,他真想大呼:刺激,刺激,太刺激了!

    方才,鱼梁小吏李笠给他出了个主意:扮做布衣,光顾酒肆。

    按李笠的说法,他这么走进去,酒肆伙计必然狗眼看人低,一副不耐烦的样子,保不齐还有各种冷言冷语。

    那么,他若是要雅间、点最好的菜、最好的酒,对方必然出言讥讽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进出的客人们见他这穷酸模样,却要吃好喝好,肯定讥笑不已,甚至故意摆阔,炫耀自己多有钱,而他却不名一文。

    不要紧,先来个据理力争,和酒肆争辩,对方只会愈发得意,说各种大话以做恐吓。

    于是乎,在众人的嘲讽下,在所有人鄙夷的目光之中,他亮明身份(还得找管事来证实)。

    尊贵的身份,让所有人大惊失色,先前的高高在上,全都变成匍匐在地,如此反转,如此强烈的反差,光是想都让人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店家知道自己得罪了王府小郎君,怕是要被抄家灭门,心生绝望,必然跪地求饶。

    此即为‘反转’、“打脸”,极其刺激。

    现在,事情发展正如李笠所说的那样,等王府管事得了消息赶来这里,证明自己身份后,小胖子亲自体会了何为‘扮猪吃老虎’。

    ‘反转’、‘打脸’,简直是三伏天喝冰镇酸梅汤,爽得不行!!

    小胖子想到这里,下意识看向李笠,见李笠对自己点点头,他看向跪在面前的酒肆东主,板着脸说:

    “大胆刁民,竟敢看不起我!”

    酒肆东主不住磕头,涕泪横流哭喊着:“小人知错了,小人知错了!求郎君开恩,求郎君开恩啊!”

    “好,那....”小胖子说着说着,忽然语气一转:“此事,我不计较,下不为例,下不为例!”

    “啊?”酒肆东主的表情瞬间凝固,其他人,包括围观的食客,一个个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小胖子清楚的看到,酒肆东主脸上的表情由绝望变成疑惑,然后是喜悦,眼睛、眉毛、嘴巴各种‘扭曲’。

    多种表情交织在一起,那脸色可真是精彩得很。

    “多谢郎君开恩,多谢郎君开恩!”

    绝境逢生的酒肆东主,喜极而泣,连同掌柜、伙计哭喊着“谢郎君开恩”,旁边围观的食客们震惊之余,不由得交头接耳。

    窃窃私语传到小胖子耳中,虽然在他听来,说话声带着口音,听不太懂,但惊讶、赞许的语气是听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面前这帮人被‘二次反转’所震惊,围观的人,也被‘二次反转’震惊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以为他要严惩酒肆东主、掌柜、伙计,却没想到,他却说了句‘下不为例’,这就是‘二次反转’。

    一次反转,一次刺激;二次反转,又来一次刺激,此即为李笠所说‘双份的快乐’。

    小胖子看着眼前跪地众人喜极而泣,听着围观食客的低声惊叹、称赞,激动之情几乎要破胸而出,只觉全身上下,没有一个毛孔不舒坦。

    爽!爽!太爽了!!

    这种极度刺激和爽快,是他从来没有体验过的,反转、再反转,把众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感觉,更是让他觉得..觉得..

    觉得还是三个字:太爽了!

    这种爽快,无法用语句形容,小胖子激动地呼吸急促,见李笠干咳起来,猛然回神,向酒肆东主说了几句场面话,‘飘然离去’。

    出了酒肆大门,小胖子只觉骨头都轻了几斤,全身舒服得很,看李笠越看越顺眼:“不错,不错,李笠,你这主意不错!”

    “今日我很高兴,你要什么赏?”

    “郎君说笑了,小人只是提个建议,最后是郎君拿的主意,小人如何值得赏赐?”

    李笠低声回答,不忘提醒:“只盼郎君日后再去别家酒肆时,手下留情..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,莫要涸泽而渔嘛!”

    “那,小人家中有事,小人告退...”

    “去吧、去吧...”

    李笠离去,詹良看着李笠的背影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他来得匆忙,所以直至现在才注意到郎君身边这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所谓陌生人,指的是非王府中人。

    但是,“李笠”的名字,詹良可不是第一次听到。

    见小胖子笑眯眯向前走,詹良特地滞后些许,然后招招手,让小胖子一个随从过来,再指着李笠的背影:“那个李笠,不是第一次见郎君?”

    随从回答:“是,之前见过的,在城外河边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这李笠,是郡廨里打渔的那个鱼梁吏?”

    “是他,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詹良闻言点点头,再次看向李笠的背影,嘴角弯起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是他,是他,就是他..我们的英雄...小哪吒...”李笠哼哼着歌曲,走在街道上,偏西的太阳将他的身影拉在青石路上。

    影子的头部,是两个凸起,这是因为李笠梳着总角发髻。

    他未成年,所以发型自然是这模样,而神话故事里的小哪吒,也是这个发型。

    未成年的身份,却有成年人的见识,而且是现代的见识,李笠觉得自己将来一定大有可为,毕竟年纪轻,一切皆有可能。

    小哪吒神通广大,我也有神通的哟!

    李笠如是想,走着走着,想起今日的套路。

    扮猪吃老虎的套路,简单又有效,在后世是许多影视作品、网络文学作品常见的套路。

    套路之后就是大反转,甚至还有再次反转。

    你问我这种反转爽不爽?

    爽,真爽!

    李笠哼哼着,慢慢向前走。

    正走路间,嘈杂的脚步声从背后传来,又有金属的撞击声,还有许多人的吆喝声,李笠回头一看,发现街道上有大队兵马正在前进,往这边过来。

    这队伍打出的旗号,他看不懂,却知道来者不善,看样子应该是去抓人,要抓的人恐怕不少,所以才兴师动众的。

    小步前进的士兵们披坚执锐,看气势却不像什么精锐官军,李笠觉得与其说是正规官军,不如说是歪瓜裂枣的协从军。

    他看着这一大队人马从身边过,忽然觉得旗帜上的图案有些眼熟:好像年初在白石村见过。

    那时,因为梁森等几户村民逃亡,郡游军尉到白石村安定人心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笠明白这就是缉拿贼寇的“治安军”——郡游军。

    对方居然在鄱阳城里行动,李笠觉得莫非是在缉拿妖党余孽。

    年初,安成郡豪族刘氏出了个“创业者”刘敬躬,聚众起事,攻打郡县,一时间风头很盛,结果很快就被官军击败。

    刘敬躬妖党主要骨干被一网打尽,余众消散。

    不过也许还有党羽潜逃,潜逃到鄱阳,亦或是先前就潜伏在鄱阳,如今暴露了,引来官府缉拿。

    李笠停下脚步,和其他行人一般站在路边,踮脚眺望,看看游军要到何处去缉拿贼寇。

    却见对方将一个食肆团团围住,而那食肆正是“常来”食肆。

    李笠正好要去“常来”食肆,找东主马青林说一些事情,如今见着游军围了食肆,心中一凛:莫不是有逆贼党羽在食肆用餐,被闻风而来的游军围住了?

    他随着路人涌上前,在常来食肆大门外不远处停下,和其他看热闹的人一起,伸头看官府缉拿人犯。

    食肆外围着士兵,观众们看不见里面的状况,只听到各种呼喊声、吆喝声、打砸声,又有叫骂声和哭喊声。

    见着此情此景,李笠忽然开始畅想。

    想像士兵对挟持了人质的贼人说:“里面的人听着,你们手上的人质已经被我们射死了,赶快出来投降!”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士兵们押着人从食肆里出来,李笠仔细一看,顿觉难以置信:被押出来的人当中,大多是食肆伙计。

    而食肆东主马青林,亦在其列。

    带队抓人的将领,正是郡游军尉,也就是那日在白石村高谈阔论的中年人,此人姓张,李笠认得出来。

    而站在郡游军尉身边的一个布衣男子,看上去有些眼熟,对着被押出来的人指指点点,不停说:“这个是,这个也是。”

    看样子是带路来抓人的“出首者”。

    出首,即告发、告密,李笠看着此情此景,心中只有几个念头:怎么回事?马东主犯事了?那食肆还开得下去?

    常来食肆要是完蛋了,我的鲢鱼该卖给谁?

    “是他,是他,就是他!”

    尖锐的喊声响起,李笠循声看去,却见游军尉身边那男子大声喊着,抬手指着自己这边。

    李笠对这男子有印象:此人是常来食肆的伙计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回头看身后,想看看对方所喊的“是他”到底是谁,结果身后空荡荡,没有半个人影。

    有士兵冲过来,左右两边看热闹的人赶紧往一旁退,只剩下李笠一人孤零零站着。

    “是他,他就是李笠,他就是马青林的同党!”

    男子的呼喊声中,一脸懵懂的李笠被冲过来的士兵按住,然后被对方如同老鹰抓小鸡般抓走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李笠拼命喊冤:“做什么,你们抓错...”

    话还没喊完,肚子就挨了一拳,疼得他弯下腰,又被人从后面踢了一脚,踉跄着倒地。

    挣扎着向爬起来,又被人打了一拳,反扭双手绑了,押着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他愤怒的回头看,却见那男子看着自己,眼睛里满是得意的笑容。